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谁把我们的“皮皮”弄丢了?  

2007-07-31 00:4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她丢在了哪里?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事实上,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文艺,我们的儿童剧,都在做一件事,就是要用秩序把“皮皮”改造成一个好孩子,赋予她一种身份,使她去掉身上的野性,也就是人的天性。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伤心的事啊!我们许多儿童剧中,没有“皮皮”,只有“五分加绵羊”式的驯顺的工具,这是我们的儿童剧不能被儿童所欢迎,只能为评委所欢迎的原因之一。故事的尾声,皮皮的爸爸驾驶着海船来接她,我就想,皮皮可不能走啊,我们不能没有皮皮啊!后来,皮皮果然留了下来。她舍不得她的朋友,杜米和阿妮卡,也舍不得我们。看到这里,我的忧伤的心情才悄然化解了。

谁把我们的“皮皮”弄丢了?
解玺璋

 

   刚刚看了儿童剧《皮皮"长袜子》。这本是瑞典儿童文学作家林格伦的成名作,后来被改编为音乐剧,著名导演斯达芬将它呈现在舞台上。皮皮是个很调皮的女孩儿,也是个十分神奇和强壮的女孩儿,她可以独自举起一匹马来。她和这匹马,还有一只猴子住在一所名叫“维拉"维洛古拉”的老房子里。她的母亲不在了,父亲是个“海盗”,儿童监护委员会的人因此坚持要把她送进儿童院,甚至叫来警察帮忙。但她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进什么儿童院,警察来了也没用,她觉得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她有两个非常要好朋友,杜米和阿妮卡,她也不想离开他们。

谁把我们的“皮皮”弄丢了?解玺璋刚刚看了儿童剧《皮皮长袜子》。这本是瑞典儿童文学作家林格伦的成名作,后来被改编为音乐剧,著名导演斯达芬将它呈现在舞台上。皮皮是个很调皮的女孩儿,也是个十分神奇和强壮的女孩儿,她可以独自举起一匹马来。她和这匹马,还有一只猴子住在一所名叫“维拉维洛古拉”的老房子里。她的母亲不在了,父亲是个“海盗”,儿童监护委员会的人因此坚持要把她送进儿童院,甚至叫来警察帮忙。但她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进什么儿童院,警察来了也没用,她觉得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她有两个非常要好朋友,杜米和阿妮卡,她也不想离开他们。该剧的有趣之处,就在于皮皮始终不肯就范,她像个自由的精灵,无论是儿童监护委员会的布鲁斯小姐,还是社区的警察,乃至于上流社会对于女孩子的规范和要求,都拿她没办法。她的存在永远是孩子们所向往的,她一出场就赢得了观众的好感,大家都把感情的天平倾向于她。其实,按照成年人的或传统的审美标准,皮皮不是一个完美的女孩儿。她长得并不漂亮,满头红发,满脸雀斑,满嘴谎话,她的一切行为几乎都与成人社会的规则、秩序相违背,她不去学校上课,也不愿接受布鲁斯小姐的“关爱”,而且,还一再嘲笑和戏弄她的傲慢。她不希望被任何东西所约束,包括所谓

 

   该剧的有趣之处,就在于皮皮始终不肯就范,她像个自由的精灵,无论是儿童监护委员会的布鲁斯小姐,还是社区的警察,乃至于上流社会对于女孩子的规范和要求,都拿她没办法。她的存在永远是孩子们所向往的,她一出场就赢得了观众的好感,大家都把感情的天平倾向于她。其实,按照成年人的或传统的审美标准,皮皮不是一个完美的女孩儿。她长得并不漂亮,满头红发,满脸雀斑,满嘴谎话,她的一切行为几乎都与成人社会的规则、秩序相违背,她不去学校上课,也不愿接受布鲁斯小姐的“关爱”,而且,还一再嘲笑和戏弄她的傲慢。她不希望被任何东西所约束,包括所谓上流社会伪善的道德和礼仪。他不仅嘲弄了马戏团的大力士,以及矫揉造作的淑女,而且,还与小偷斗智斗勇,与警察开玩笑,并让他们出丑。她的恶作剧让警察和淑女们大伤脑筋,也大为恼火,但是,她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却是不可抵挡的,杜米和阿妮卡很喜欢她,观众们也很喜欢她,人们甚至可以原谅她的把口水吐在别人的蛋糕上。她还拥有一个装满金币的箱子,她富有但不吝啬,她可以大方得把金币送给小偷……这些都很容易使小孩子心生羡慕。

上流社会伪善的道德和礼仪。他不仅嘲弄了马戏团的大力士,以及矫揉造作的淑女,而且,还与小偷斗智斗勇,与警察开玩笑,并让他们出丑。她的恶作剧让警察和淑女们大伤脑筋,也大为恼火,但是,她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却是不可抵挡的,杜米和阿妮卡很喜欢她,观众们也很喜欢她,人们甚至可以原谅她的把口水吐在别人的蛋糕上。她还拥有一个装满金币的箱子,她富有但不吝啬,她可以大方得把金币送给小偷……这些都很容易使小孩子心生羡慕。皮皮这个孩子的存在对于成人世界是一种挑战。她来自哪里?她的爸爸、妈妈究竟是谁?一直是个秘密。而我们究竟能不能接纳她?始终也还是个问题。至少在我们现有的文化母体中,不仅不能产生这样的生命形态,而且,在意识层面,我们也很难接受这样一种生命形态。只有在我们进入无意识或潜意识的层面时,这个人物才可能被我们所接受。她是我们心底藏而不露的原始冲动,是我们拥有的诸多梦想之一,也是生长于秩序之外的一个“野孩子”。所以,有人一定要在看完这个戏以后才提出,是否要把我们的孩子都培养成“皮皮”这个样子?这个问题的无聊也许就在于,每个孩子天生都可能是“皮皮”,但却在后天的教育中被扼杀了。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成熟了,我们的可爱的“皮皮”却被丢失了!她是何时被我们丢掉的?我们

 

   皮皮这个孩子的存在对于成人世界是一种挑战。她来自哪里?她的爸爸、妈妈究竟是谁?一直是个秘密。而我们究竟能不能接纳她?始终也还是个问题。至少在我们现有的文化母体中,不仅不能产生这样的生命形态,而且,在意识层面,我们也很难接受这样一种生命形态。只有在我们进入无意识或潜意识的层面时,这个人物才可能被我们所接受。她是我们心底藏而不露的原始冲动,是我们拥有的诸多梦想之一,也是生长于秩序之外的一个“野孩子”。所以,有人一定要在看完这个戏以后才提出,是否要把我们的孩子都培养成“皮皮”这个样子?这个问题的无聊也许就在于,每个孩子天生都可能是“皮皮”,但却在后天的教育中被扼杀了。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成熟了,我们的可爱的“皮皮”却被丢失了!她是何时被我们丢掉的?我们把她丢在了哪里?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事实上,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文艺,我们的儿童剧,都在做一件事,就是要用秩序把“皮皮”改造成一个好孩子,赋予她一种身份,使她去掉身上的野性,也就是人的天性。这是一件多么令人伤心的事啊!我们许多儿童剧中,没有“皮皮”,只有“五分加绵羊”式的驯顺的工具,这是我们的儿童剧不能被儿童所欢迎,只能为评委所欢迎的原因之一。

 

   故事的尾声,皮皮的爸爸驾驶着海船来接她,我就想,皮皮可不能走啊,我们不能没有皮皮啊!后来,皮皮果然留了下来。她舍不得她的朋友,杜米和阿妮卡,也舍不得我们。看到这里,我的忧伤的心情才悄然化解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