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绝对小孩》:回到童年的可能性  

2007-07-19 22:4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们的参照和坐标,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在这个龌龊的成人世界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那颗赤子之心是不是已经变黑了?我们是不是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们还能够找回已经丢失的自我吗?事实上,我们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我们的自我早已被我们丢弃在人生的荒原上。看清了这个事实,我们也许会非常悲观的,而对于童年的向往,却可以给我们一些希望。就像我们不能回到母亲的子宫,却可以怀念那个温暖的家园一样;我们不能返老还童,却可以向往那尚未被社会污染的清纯的童年时代。这应该不是怀旧,而是维新,是我们对于新生的一种渴望。

《绝对小孩》:回到童年的可能性
解玺璋

《绝对小孩》:回到童年的可能性解玺璋去年在台湾,就听朱德庸说起,他有一本新的漫画书要出版,所以一直期待着。终于看到了这本《绝对小孩》。幽默和有趣是不变的法门,表现的领域则扩展了。过去的朱德庸,比较多地关注女性,进而关注两性,再进一步关注人生百态,笔端所画主要为成人世界的爱情、婚姻和家庭,孩子只是故事中的配角。而这一次,朱德庸笔锋一转,把焦点对准小孩,向我们展现了奇异多彩的儿童世界。我们都曾经做过小孩,也都有过童年经历,按说对小孩应该并不陌生。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不觉间,我们却把童心丢失了。这是很可惜的。成人世界的污浊空气毒化着我们的身心,使我们在成熟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世故。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扪心自问,或许还能想起童年的快乐和顽皮,从而产生对童年的向往。可是我们已经丧失了回到童年的可能性,世俗的价值和观念,礼仪和规则,阻塞了回到童年的道路,只有少数尚存赤子之心的人,才有机会眺望一下渐行渐远的童年风光。因此,在成人的视阈中,童年的影象总是梦幻般充满了诗意,或者就像一篇玫瑰色的童话。时间成了审美过滤器,现实性被过滤掉了,剩

 

   去年在台湾,就听朱德庸说起,他有一本新的漫画书要出版,所以一直期待着。

们的参照和坐标,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在这个龌龊的成人世界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那颗赤子之心是不是已经变黑了?我们是不是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们还能够找回已经丢失的自我吗?事实上,我们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我们的自我早已被我们丢弃在人生的荒原上。看清了这个事实,我们也许会非常悲观的,而对于童年的向往,却可以给我们一些希望。就像我们不能回到母亲的子宫,却可以怀念那个温暖的家园一样;我们不能返老还童,却可以向往那尚未被社会污染的清纯的童年时代。这应该不是怀旧,而是维新,是我们对于新生的一种渴望。

 

   终于看到了这本《绝对小孩》。幽默和有趣是不变的法门,表现的领域则扩展了。过去的朱德庸,比较多地关注女性,进而关注两性,再进一步关注人生百态,笔端所画主要为成人世界的爱情、婚姻和家庭,孩子只是故事中的配角。而这一次,朱德庸笔锋一转,把焦点对准小孩,向我们展现了奇异多彩的儿童世界。

 

   我们都曾经做过小孩,也都有过童年经历,按说对小孩应该并不陌生。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不觉间,我们却把童心丢失了。这是很可惜的。成人世界的污浊空气毒化着我们的身心,使我们在成熟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世故。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扪心自问,或许还能想起童年的快乐和顽皮,从而产生对童年的向往。可是我们已经丧失了回到童年的可能性,世俗的价值和观念,礼仪和规则,阻塞了回到童年的道路,只有少数尚存赤子之心的人,才有机会眺望一下渐行渐远的童年风光。因此,在成人的视阈中,童年的影象总是梦幻般充满了诗意,或者就像一篇玫瑰色的童话。时间成了审美过滤器,现实性被过滤掉了,剩下的都是美好的幻觉。却也还有另一种极端,即把童年想象成一场噩梦,童年的记忆中,多的是血泪和苦难。

 

   我们不得不佩服朱德庸,他是少数能够回到童年的成人之一。他用手中的画笔,开辟了一条通往童年的时间隧道。他因此也是幸运的。他的《绝对小孩》就是一次绝妙的向着童年时代的光荣历险。这不是一条铺满鲜花的道路,在这条路上,有欢笑和快意,也有沟壑和陷阱。但他的这个举动却不亚于一次英雄壮举,他以一种独行的勇气向世俗的不可能性发起挑战,也算是“知其不可而为之”。恰恰因为有了朱德庸的努力,使我们这些庸常之人也有了眺望童年的可能。我们是站在朱德庸的肩膀上,眺望童年的那一道风景的。或者说,我们是跟在朱德庸的后面,一脚踏进这条通往童年的时间隧道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感谢朱德庸,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有人声称“拒绝长大”,也有人希望“减去十岁”,但是,所有这些,都是长大以后人们的想法,本不足信的。我们既不能因为童年的美好而永远停留在童年,也没有返老还童的灵丹妙药,那么,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保留一种向童年眺望的姿态,一种对童年时代的渴望和诉求。也就是说,童年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是我们的参照和坐标,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在这个龌龊的成人世界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那颗赤子之心是不是已经变黑了?我们是不是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们还能够找回已经丢失的自我吗?事实上,我们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我们的自我早已被我们丢弃在人生的荒原上。看清了这个事实,我们也许会非常悲观的,而对于童年的向往,却可以给我们一些希望。就像我们不能回到母亲的子宫,却可以怀念那个温暖的家园一样;我们不能返老还童,却可以向往那尚未被社会污染的清纯的童年时代。这应该不是怀旧,而是维新,是我们对于新生的一种渴望。们的参照和坐标,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在这个龌龊的成人世界已经堕落到什么程度,那颗赤子之心是不是已经变黑了?我们是不是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们还能够找回已经丢失的自我吗?事实上,我们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我们的自我早已被我们丢弃在人生的荒原上。看清了这个事实,我们也许会非常悲观的,而对于童年的向往,却可以给我们一些希望。就像我们不能回到母亲的子宫,却可以怀念那个温暖的家园一样;我们不能返老还童,却可以向往那尚未被社会污染的清纯的童年时代。这应该不是怀旧,而是维新,是我们对于新生的一种渴望。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