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热潮之下的潜流  

2006-08-09 22:2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热潮之下的潜流——上海书展的观察与思考解玺璋2006上海书展8月5日至11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这次书展以“我爱读书,我爱生活”为主题,突出了读书在人的日常生活中应有的地位和意义。这在普遍抱怨读书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的今天,应该是一次努力使读书回归生活的尝试。上海书展每年一届,今年是第3届,规模日渐其大,影响日渐其远。据报道,今年参展图书超过10万种,其中新书近3万种,分布于22个主题馆,还有近200项与读书相关的活动。书展的布局,延续了以往的习惯,分为定货和销售两大块。现在看来,定货部分相对比较冷清,客流稀疏,出版社和书店的积极性也不很高。从6月的新疆到8月的上海,这一点越来越明显了。由此看来,重新思考这种大型图书订货会的功能,使之适应当下图书发行所面临的新的状况,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人们要求改变或改善目前这种展场内等客上门的方式,也是合情合理的。有关方面应该保护这种热情,而不是无端地消耗和浪费这种热情。以销售为主的展馆则呈现出一派繁荣、热烈、人气十足的景象。开展前一个多小时,上海展览中心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等待买票进入展场。10元一张的门票,似乎并不能阻挡人们对图书的热情。展馆内也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很多人都是有备而来,一位女读者拿出报纸上刊登的文章,一定要买曾哲的《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然而,展台上已经没有这本书了,我只好先将订货展台的样书,卖给这位读者,满足了她的要求。书展期间,许多近期在媒体上蹿红的作家和学者聚集上海,他们的出场,吸引了更多读者的热情和眼球。易中天在书展开幕当天,再次创造了图书签售的奇迹,有报道说,他在3小时内签售4000多本《品三国》,而出版社为这次签售准备的图书,超过了1万本。我看见,等待签售的“易迷”的队伍排满了整整一座大厅。来上海参加书展活动的著名人物还有作家王蒙、学者周国平、鲁迅之子周海婴、毛泽东的外孙女孔东梅等数十人。他们的到来,不仅提升了书展的人气指数,也使得现场气氛火爆异常,媒体则用“引爆阅读嘉年华”,“读书人的狂欢节”等比较夸张的语言,形容书展的热烈程度。书展亮相的新书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值得注意的,一是易中天带动了通俗历史读物甚至专业历史著作的热卖,除了他的《品三国
热潮之下的潜流
——上海书展的观察与思考
解玺璋
 
热潮之下的潜流——上海书展的观察与思考解玺璋2006上海书展8月5日至11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这次书展以“我爱读书,我爱生活”为主题,突出了读书在人的日常生活中应有的地位和意义。这在普遍抱怨读书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的今天,应该是一次努力使读书回归生活的尝试。上海书展每年一届,今年是第3届,规模日渐其大,影响日渐其远。据报道,今年参展图书超过10万种,其中新书近3万种,分布于22个主题馆,还有近200项与读书相关的活动。书展的布局,延续了以往的习惯,分为定货和销售两大块。现在看来,定货部分相对比较冷清,客流稀疏,出版社和书店的积极性也不很高。从6月的新疆到8月的上海,这一点越来越明显了。由此看来,重新思考这种大型图书订货会的功能,使之适应当下图书发行所面临的新的状况,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人们要求改变或改善目前这种展场内等客上门的方式,也是合情合理的。有关方面应该保护这种热情,而不是无端地消耗和浪费这种热情。以销售为主的展馆则呈现出一派繁荣、热烈、人气十足的景象。开展前一个多小时,上海展览中心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等待买票进入展场。10元一张的门票,似乎并不能阻挡人们对图书的热情。展馆内也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很多人都是有备而来,一位女读者拿出报纸上刊登的文章,一定要买曾哲的《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然而,展台上已经没有这本书了,我只好先将订货展台的样书,卖给这位读者,满足了她的要求。书展期间,许多近期在媒体上蹿红的作家和学者聚集上海,他们的出场,吸引了更多读者的热情和眼球。易中天在书展开幕当天,再次创造了图书签售的奇迹,有报道说,他在3小时内签售4000多本《品三国》,而出版社为这次签售准备的图书,超过了1万本。我看见,等待签售的“易迷”的队伍排满了整整一座大厅。来上海参加书展活动的著名人物还有作家王蒙、学者周国平、鲁迅之子周海婴、毛泽东的外孙女孔东梅等数十人。他们的到来,不仅提升了书展的人气指数,也使得现场气氛火爆异常,媒体则用“引爆阅读嘉年华”,“读书人的狂欢节”等比较夸张的语言,形容书展的热烈程度。书展亮相的新书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值得注意的,一是易中天带动了通俗历史读物甚至专业历史著作的热卖,除了他的《品三国
   2006上海书展8月5日至11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这次书展以“我爱读书,我爱生活”为主题,突出了读书在人的日常生活中应有的地位和意义。这在普遍抱怨读书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的今天,应该是一次努力使读书回归生活的尝试。
 
   上海书展每年一届,今年是第3届,规模日渐其大,影响日渐其远。据报道,今年参展图书超过10万种,其中新书近3万种,分布于22个主题馆,还有近200项与读书相关的活动。书展的布局,延续了以往的习惯,分为定货和销售两大块。现在看来,定货部分相对比较冷清,客流稀疏,出版社和书店的积极性也不很高。从6月的新疆到8月的上海,这一点越来越明显了。由此看来,重新思考这种大型图书订货会的功能,使之适应当下图书发行所面临的新的状况,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人们要求改变或改善目前这种展场内等客上门的方式,也是合情合理的。有关方面应该保护这种热情,而不是无端地消耗和浪费这种热情。
》外,还有樊树志的《国史十六讲》,唐德刚的《史学与红学》以及林汉达通俗历史经典书系等;其二是迅速引进的国外新书,去年获奖的作品如比利时作家弗朗索瓦威尔冈的《在我母亲家的三天》,法国费米娜文学奖获奖作品《一个法国人的一生》以及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成名作《我的名字叫红》,都在书展中与读者见面了。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值得推荐的作品。中国媒体出版社联盟的展台一字排开,占据了西二馆二楼的整个西平台,其中,同心出版社的《我的侦探路》、《十三岁的天空没有悲伤》、《与老虎做邻居》、《自从有了哲学家》、《转场,帕米尔高原的声音》;文汇出版社的《帝国的惆怅》、《我与鲁迅七十年》、《十问黄河》、《地球一奔》、《一个甲子的风雨人情》;上海三联的《图品三国》;哈尔滨出版社的《此情犹思——季羡林回忆文集》(五卷本);成都时代出版社的《美女与熊猫》;珠海出版社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的《我所接触的暮年丁玲》;光明日报出版社的《重读张伯苓》;新华出版社的《历史的真知——“文革”前度的毛泽东》等,在茫茫书海中也显得十分抢眼。不过,热闹之余,我也有一些忧虑。忧虑首先来自一眼望不到头的翘首等待签售的“易迷”的队伍。应当承认,有这么多读者喜欢读易中天教授的书,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特别是在当下这个读书受到许多人冷遇的时候,易中天的《品三国》能组织起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还是很难得的。最近一段时间,围绕易中天有很多争论,很多人热衷于争辩他的深浅高低,我以为毫无必要。其实,无论他的学识是深是浅是高是低,都无损于他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读者选择了他,接受了他,他也心甘情愿地服务于他的读者,这是很自然的,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说有问题的话,那么,这个问题也许就在于,读者的选择中究竟包含了多少自主性?换句话说,媒体的宣传和推广,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了读者的选择?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始终感到非常矛盾。一方面,我很希望媒体能为养成读书风气多做一些事,把更多的新书、好书推荐给读者;另一方面,我又担心强大的媒体剥夺或损害了读者自主选择的权力。总有人拿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本书或一篇文章、一幅画儿、一首乐曲、一部影片、一出戏就能引起全社会震动,类比今天这种媒体制造的热点,那
 
   以销售为主的展馆则呈现出一派繁荣、热烈、人气十足的景象。开展前一个多小时,上海展览中心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等待买票进入展场。10元一张的门票,似乎并不能阻挡人们对图书的热情。展馆内也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很多人都是有备而来,一位女读者拿出报纸上刊登的文章,一定要买曾哲的《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然而,展台上已经没有这本书了,我只好先将订货展台的样书,卖给这位读者,满足了她的要求。书展期间,许多近期在媒体上蹿红的作家和学者聚集上海,他们的出场,吸引了更多读者的热情和眼球。易中天在书展开幕当天,再次创造了图书签售的奇迹,有报道说,他在3小时内签售4000多本《品三国》,而出版社为这次签售准备的图书,超过了1万本。我看见,等待签售的“易迷”的队伍排满了整整一座大厅。
 
热潮之下的潜流——上海书展的观察与思考解玺璋2006上海书展8月5日至11日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这次书展以“我爱读书,我爱生活”为主题,突出了读书在人的日常生活中应有的地位和意义。这在普遍抱怨读书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的今天,应该是一次努力使读书回归生活的尝试。上海书展每年一届,今年是第3届,规模日渐其大,影响日渐其远。据报道,今年参展图书超过10万种,其中新书近3万种,分布于22个主题馆,还有近200项与读书相关的活动。书展的布局,延续了以往的习惯,分为定货和销售两大块。现在看来,定货部分相对比较冷清,客流稀疏,出版社和书店的积极性也不很高。从6月的新疆到8月的上海,这一点越来越明显了。由此看来,重新思考这种大型图书订货会的功能,使之适应当下图书发行所面临的新的状况,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人们要求改变或改善目前这种展场内等客上门的方式,也是合情合理的。有关方面应该保护这种热情,而不是无端地消耗和浪费这种热情。以销售为主的展馆则呈现出一派繁荣、热烈、人气十足的景象。开展前一个多小时,上海展览中心门口就排起了长队,等待买票进入展场。10元一张的门票,似乎并不能阻挡人们对图书的热情。展馆内也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很多人都是有备而来,一位女读者拿出报纸上刊登的文章,一定要买曾哲的《转场,帕米尔高原的消息》。然而,展台上已经没有这本书了,我只好先将订货展台的样书,卖给这位读者,满足了她的要求。书展期间,许多近期在媒体上蹿红的作家和学者聚集上海,他们的出场,吸引了更多读者的热情和眼球。易中天在书展开幕当天,再次创造了图书签售的奇迹,有报道说,他在3小时内签售4000多本《品三国》,而出版社为这次签售准备的图书,超过了1万本。我看见,等待签售的“易迷”的队伍排满了整整一座大厅。来上海参加书展活动的著名人物还有作家王蒙、学者周国平、鲁迅之子周海婴、毛泽东的外孙女孔东梅等数十人。他们的到来,不仅提升了书展的人气指数,也使得现场气氛火爆异常,媒体则用“引爆阅读嘉年华”,“读书人的狂欢节”等比较夸张的语言,形容书展的热烈程度。书展亮相的新书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值得注意的,一是易中天带动了通俗历史读物甚至专业历史著作的热卖,除了他的《品三国
   来上海参加书展活动的著名人物还有作家王蒙、学者周国平、鲁迅之子周海婴、毛泽东的外孙女孔东梅等数十人。他们的到来,不仅提升了书展的人气指数,也使得现场气氛火爆异常,媒体则用“引爆阅读嘉年华”,“读书人的狂欢节”等比较夸张的语言,形容书展的热烈程度。书展亮相的新书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值得注意的,一是易中天带动了通俗历史读物甚至专业历史著作的热卖,除了他的《品三国》外,还有樊树志的《国史十六讲》,唐德刚的《史学与红学》以及林汉达通俗历史经典书系等;其二是迅速引进的国外新书,去年获奖的作品如比利时作家弗朗索瓦"威尔冈的《在我母亲家的三天》,法国费米娜文学奖获奖作品《一个法国人的一生》以及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的成名作《我的名字叫红》,都在书展中与读者见面了。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值得推荐的作品。中国媒体出版社联盟的展台一字排开,占据了西二馆二楼的整个西平台,其中,同心出版社的《我的侦探路》、《十三岁的天空没有悲伤》、《与老虎做邻居》、《自从有了哲学家》、《转场,帕米尔高原的声音》;文汇出版社的《帝国的惆怅》、《我与鲁迅七十年》、《十问黄河》、《地球一奔》、《一个甲子的风雨人情》;上海三联的《图品三国》;哈尔滨出版社的《此情犹思——季羡林回忆文集》(五卷本);成都时代出版社的《美女与熊猫》;珠海出版社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的《我所接触的暮年丁玲》;光明日报出版社的《重读张伯苓》;新华出版社的《历史的真知——“文革”前度的毛泽东》等,在茫茫书海中也显得十分抢眼。
 
   不过,热闹之余,我也有一些忧虑。忧虑首先来自一眼望不到头的翘首等待签售的“易迷”的队伍。应当承认,有这么多读者喜欢读易中天教授的书,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特别是在当下这个读书受到许多人冷遇的时候,易中天的《品三国》能组织起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还是很难得的。最近一段时间,围绕易中天有很多争论,很多人热衷于争辩他的深浅高低,我以为毫无必要。其实,无论他的学识是深是浅是高是低,都无损于他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读者选择了他,接受了他,他也心甘情愿地服务于他的读者,这是很自然的,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说有问题的话,那么,这个问题也许就在于,读者的选择中究竟包含了多少自主性?换句话说,媒体的宣传和推广,在多大程度上介入了读者的选择?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始终感到非常矛盾。一方面,我很希望媒体能为养成读书风气多做一些事,把更多的新书、好书推荐给读者;另一方面,我又担心强大的媒体剥夺或损害了读者自主选择的权力。总有人拿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本书或一篇文章、一幅画儿、一首乐曲、一部影片、一出戏就能引起全社会震动,类比今天这种媒体制造的热点,那时甚至是全国人民读一本书呀!但二者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媒体引导下的消费,而后者则来自内心深处的共鸣。所以,一个是被动的,一个是主动的;一个是时尚化的趋同行为,一个是包含了政治激情和独立思考在内的自主选择。
 
   现在大家的心情,也许会觉得我这么说有些脱离实际,过于理想化了。退而求其次,有人愿意买书、读书,已经很不错了,谁还管他主动还是被动,理性还是盲目?话是这么说,但不是没有问题。现在的媒体,比较普遍的是追逐名人、熟人,忽视新人、生人。但对于读书而言,却不能说名人、熟人的书就该读,新人、生人的书,就不该读。这个道理是讲不通的。媒体制造了明星,反过来,明星又成为媒体追捧的对象,它的耀眼光芒,就很有可能遮蔽了周围的其他物体,从而在我们的视觉中造成一片盲区。这就是俗话所说,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固然,媒体有媒体的难处,为了吸引大众的眼球,它一定要这样做。但这种做法的代价之一,就是读书生活在丧失了丰富性之后的单一化。所以,希望“易中天热”带动更广泛的阅读,实际上是不大可能的。大家都去锦上添花,没有人愿意雪中送炭,结果是一枝独秀,孤独地在风中摇曳。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读书生活的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