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读一读《我的侦探路》  

2006-06-30 20:3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中已经存在着对证据调查服务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规律之一是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人需要某种服务,就会有人提供某种服务。只要我们认真环顾左右,就不难发现“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中已经不断涌现出一些新的职业。仅举一例:随着城市道路和轿车的飞速增长,在一些大城市就出现了与路和车有关的“职业人”,例如专门在入城路口为外来司机引路的“城市向导”;专门帮助新司机熟悉驾驶技术的“私人陪练”;专门于晚上在饭馆门外代替那些饮酒司机开车回家的“临时副驾”等。这些职业都是市场的产物,他们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诚然,市场经济属于法治经济,因此,这些服务都应该是法律所许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违反法律规定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老百姓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事前得到法律或者政府的许可。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事情。面对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这种对调查取证的市场需求,职责和负担已然非常重大而且庞杂的政府部门根本无暇顾及,或者说没有能力做出积极的回应。于是,在这种社会需求与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之间就出现了差距或空白,而民间的资源也就被市场规律调动起来,私人侦探便在中国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当前中国的私人侦探业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缺乏专业培训,而且良莠不齐;调查行为缺乏明确规范,时有侵犯人权;行业管理缺乏法律定位,犹如地下活动;业内人士缺乏长期考量,导致收费混乱。但是,存在问题是否就必须封杀呢?笔者以为不然。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地位,让其从“半地下”经营转变为“地上”的公开经营,然后引导其发展,规范其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加强对私人侦探从业人员的资格管理,加强对私人侦探机构的注册登记和业务范围管理,使私人侦探得以良性且有序的方式服务于社会。孟广刚是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兴起的亲历者,《我的侦探路》讲述了孟广刚的人生故事,也从侧面记述了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发展的一段历程。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尽管其没有优美的语言修饰,尽管其没有绝妙的情节设计,但它绝对是一本颇值一读的好书。我相信,读者们阅读之后,也会与我有相似的感受。2006年5月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读一读《我的侦探路》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中已经存在着对证据调查服务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规律之一是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人需要某种服务,就会有人提供某种服务。只要我们认真环顾左右,就不难发现“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中已经不断涌现出一些新的职业。仅举一例:随着城市道路和轿车的飞速增长,在一些大城市就出现了与路和车有关的“职业人”,例如专门在入城路口为外来司机引路的“城市向导”;专门帮助新司机熟悉驾驶技术的“私人陪练”;专门于晚上在饭馆门外代替那些饮酒司机开车回家的“临时副驾”等。这些职业都是市场的产物,他们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诚然,市场经济属于法治经济,因此,这些服务都应该是法律所许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违反法律规定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老百姓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事前得到法律或者政府的许可。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事情。面对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这种对调查取证的市场需求,职责和负担已然非常重大而且庞杂的政府部门根本无暇顾及,或者说没有能力做出积极的回应。于是,在这种社会需求与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之间就出现了差距或空白,而民间的资源也就被市场规律调动起来,私人侦探便在中国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当前中国的私人侦探业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缺乏专业培训,而且良莠不齐;调查行为缺乏明确规范,时有侵犯人权;行业管理缺乏法律定位,犹如地下活动;业内人士缺乏长期考量,导致收费混乱。但是,存在问题是否就必须封杀呢?笔者以为不然。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地位,让其从“半地下”经营转变为“地上”的公开经营,然后引导其发展,规范其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加强对私人侦探从业人员的资格管理,加强对私人侦探机构的注册登记和业务范围管理,使私人侦探得以良性且有序的方式服务于社会。孟广刚是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兴起的亲历者,《我的侦探路》讲述了孟广刚的人生故事,也从侧面记述了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发展的一段历程。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尽管其没有优美的语言修饰,尽管其没有绝妙的情节设计,但它绝对是一本颇值一读的好书。我相信,读者们阅读之后,也会与我有相似的感受。2006年5月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
 
 
 
 
读一读《我的侦探路》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解玺璋
   今天见到了《我的侦探路》的样书,恰好作者老孟也来了,中午小聚一下,向老孟表示祝贺。他的工作充满了神秘感,但他这个人一点儿也不神秘,总是笑眯眯的,人很随和也很正直。晚上到家,急于把书放到博客里,让亲朋好友们分享。何家弘先生的序言写得很好,免了我的罗嗦。
 
《我的侦探路》序言
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证据学研究所所长)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在我的面前,放着一摞厚厚的书稿,书名是“我的侦探路”(请改为最后确定的书名),作者的名字叫孟广刚,是“辽宁克顿调查事务所”的创始人,是当代中国私人侦探业的代表者,是一个大名鼎鼎又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恰值“五"一”长假,我又不打算去凑旅游的热闹,便带着悠闲的心情在家中阅读书稿。掩卷之后,阅读引发的兴趣仍然萦绕在我的心间,推动着我的思考……

  其实,孟广刚这个名字,我早就听说过。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1988年,我在上海的一本关于刑事侦查的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平克顿侦探公司与私人保安”。随后,我又组织翻译编写了《私人侦探与私人保安》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于1990年出版。当时,有朋友就劝我成立一家私人侦探所,我说不行,因为我没有实践经验,只能说不能练。其实,我们都是笑谈,并未认真。1993年底,我从美国留学归来。那位朋友又对我说,你当年没干的事情,现在真有人干了。这个人叫“孟广刚”,在沈阳成立了一家“克顿调查事务所”。这两个名字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我那段时间的专业教学和科研任务很重,再加上业余小说创作,无暇关注私人侦探的问题。
读一读《我的侦探路》解玺璋今天见到了《我的侦探路》的样书,恰好作者老孟也来了,中午小聚一下,向老孟表示祝贺。他的工作充满了神秘感,但他这个人一点儿也不神秘,总是笑眯眯的,人很随和也很正直。晚上到家,急于把书放到博客里,让亲朋好友们分享。何家弘先生的序言写得很好,免了我的罗嗦。《我的侦探路》序言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证据学研究所所长)在我的面前,放着一摞厚厚的书稿,书名是“我的侦探路”(请改为最后确定的书名),作者的名字叫孟广刚,是“辽宁克顿调查事务所”的创始人,是当代中国私人侦探业的代表者,是一个大名鼎鼎又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恰值“五一”长假,我又不打算去凑旅游的热闹,便带着悠闲的心情在家中阅读书稿。掩卷之后,阅读引发的兴趣仍然萦绕在我的心间,推动着我的思考……一其实,孟广刚这个名字,我早就听说过。1988年,我在上海的一本关于刑事侦查的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平克顿侦探公司与私人保安”。随后,我又组织翻译编写了《私人侦探与私人保安》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于1990年出版。当时,有朋友就劝我成立一家私人侦探所,我说不行,因为我没有实践经验,只能说不能练。其实,我们都是笑谈,并未认真。1993年底,我从美国留学归来。那位朋友又对我说,你当年没干的事情,现在真有人干了。这个人叫“孟广刚”,在沈阳成立了一家“克顿调查事务所”。这两个名字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我那段时间的专业教学和科研任务很重,再加上业余小说创作,无暇关注私人侦探的问题。近年来,私人侦探又“悄然”成为了一个颇受国人关注的话题。从会堂学府到街头巷尾,从讲座研讨到茶余饭后,时常听到有关的议论。或宣传鼓吹,或抨击打压;或说三道四,或品头论足;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只要民众关注,就会成为新闻媒体的焦点。由于我以前写过关于私人侦探的文字,现在又专门从事犯罪侦查和证据学的研究,所以就经常有记者来采访,也经常有“业内人士”来联络。2004年,孟广刚发起成立“中国私人侦探协会(筹备会)”,打电话来邀请我赴大会演讲。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通话,当然是只闻其声,未见其面。虽然我后来因故未能去参加那次会议,虽然那次会议的结局令人遗憾,但是我仍然很关心中国的私人侦探问题,也很关心孟广刚的事业。我很高兴地看到,孟广刚没有倒下,也没有退缩,而是更加执著地走他自己的路。2006年的春天,我终于在北京见到了孟广刚。他中等身材,穿一件中式外衣。从外表上看,他既不威猛,也不强悍,更没有私人侦探的神秘感,而是带着几分传统商人的精明与平和。我的心底似乎有些失望,因为他与我以前想象中的孟广刚有很大差距,尽管我一时也说不清楚我想象中的孟光刚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不过,随着语言交流的深入,随着对其人生经历的了解,我渐渐发现他身上的一些内在的特质和魅力,而这些恰恰是成就一名出色侦探所必须具备的。另外,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写出了这样一部书稿。二谈到私人侦探,谈到孟广刚的“克顿调查事务所”,有一个人的名字是不能不提的,那就是美国私人侦探业的鼻祖——阿伦平克顿。1819年8月25日,平克顿出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一个普通家庭之中。1842年,他从苏格兰移居到美国的芝加哥,当了一名箍桶工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走上了侦探之路,开始了这一颇具冒险性的职业生涯。有一天,平克顿在密执安湖中的一个无人小岛上打猎时发现了一堆篝火的余烬。好奇心和乐于探险的性格驱使他去跟踪追查,结果竟然破获了一起伪造货币团伙案。这件事使他在当地名声大噪,也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1846年,平克顿被任命为伊利诺斯州凯恩县治安官的副手,不久后又被任命为辖芝加哥市的库克县的治安官副手,并很快成为芝加哥市警察局最早的侦探之一。不过,他似乎并不满足于自己在警察机构中的工作。1850年,平克顿辞去了芝加哥警察局中的职务,创建了美国第一家私人侦探机构——平克顿侦探公司。该公司最初的雇员只有5名侦探、2名职员和1名秘书。为了扩大公司的社会影响,平克顿发明了那个至尽仍然被沿用的公司商标——一只睁开的大眼睛和“我们从不睡觉”几个字。据说,现代英语中代表私人侦探且颇受作家青睐的“私眼”(privateey

   近年来,私人侦探又“悄然”成为了一个颇受国人关注的话题。从会堂学府到街头巷尾,从讲座研讨到茶余饭后,时常听到有关的议论。或宣传鼓吹,或抨击打压;或说三道四,或品头论足;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只要民众关注,就会成为新闻媒体的焦点。由于我以前写过关于私人侦探的文字,现在又专门从事犯罪侦查和证据学的研究,所以就经常有记者来采访,也经常有“业内人士”来联络。2004年,孟广刚发起成立“中国私人侦探协会(筹备会)”,打电话来邀请我赴大会演讲。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通话,当然是只闻其声,未见其面。虽然我后来因故未能去参加那次会议,虽然那次会议的结局令人遗憾,但是我仍然很关心中国的私人侦探问题,也很关心孟广刚的事业。我很高兴地看到,孟广刚没有倒下,也没有退缩,而是更加执著地走他自己的路。
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中已经存在着对证据调查服务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规律之一是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人需要某种服务,就会有人提供某种服务。只要我们认真环顾左右,就不难发现“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中已经不断涌现出一些新的职业。仅举一例:随着城市道路和轿车的飞速增长,在一些大城市就出现了与路和车有关的“职业人”,例如专门在入城路口为外来司机引路的“城市向导”;专门帮助新司机熟悉驾驶技术的“私人陪练”;专门于晚上在饭馆门外代替那些饮酒司机开车回家的“临时副驾”等。这些职业都是市场的产物,他们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诚然,市场经济属于法治经济,因此,这些服务都应该是法律所许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违反法律规定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老百姓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事前得到法律或者政府的许可。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事情。面对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这种对调查取证的市场需求,职责和负担已然非常重大而且庞杂的政府部门根本无暇顾及,或者说没有能力做出积极的回应。于是,在这种社会需求与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之间就出现了差距或空白,而民间的资源也就被市场规律调动起来,私人侦探便在中国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当前中国的私人侦探业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缺乏专业培训,而且良莠不齐;调查行为缺乏明确规范,时有侵犯人权;行业管理缺乏法律定位,犹如地下活动;业内人士缺乏长期考量,导致收费混乱。但是,存在问题是否就必须封杀呢?笔者以为不然。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地位,让其从“半地下”经营转变为“地上”的公开经营,然后引导其发展,规范其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加强对私人侦探从业人员的资格管理,加强对私人侦探机构的注册登记和业务范围管理,使私人侦探得以良性且有序的方式服务于社会。孟广刚是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兴起的亲历者,《我的侦探路》讲述了孟广刚的人生故事,也从侧面记述了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发展的一段历程。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尽管其没有优美的语言修饰,尽管其没有绝妙的情节设计,但它绝对是一本颇值一读的好书。我相信,读者们阅读之后,也会与我有相似的感受。2006年5月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
  2006年的春天,我终于在北京见到了孟广刚。他中等身材,穿一件中式外衣。从外表上看,他既不威猛,也不强悍,更没有私人侦探的神秘感,而是带着几分传统商人的精明与平和。我的心底似乎有些失望,因为他与我以前想象中的孟广刚有很大差距,尽管我一时也说不清楚我想象中的孟光刚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不过,随着语言交流的深入,随着对其人生经历的了解,我渐渐发现他身上的一些内在的特质和魅力,而这些恰恰是成就一名出色侦探所必须具备的。另外,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写出了这样一部书稿。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谈到私人侦探,谈到孟广刚的“克顿调查事务所”,有一个人的名字是不能不提的,那就是美国私人侦探业的鼻祖——阿伦"平克顿。1819年8月25日,平克顿出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一个普通家庭之中。1842年,他从苏格兰移居到美国的芝加哥,当了一名箍桶工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走上了侦探之路,开始了这一颇具冒险性的职业生涯。有一天,平克顿在密执安湖中的一个无人小岛上打猎时发现了一堆篝火的余烬。好奇心和乐于探险的性格驱使他去跟踪追查,结果竟然破获了一起伪造货币团伙案。这件事使他在当地名声大噪,也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1846年,平克顿被任命为伊利诺斯州凯恩县治安官的副手,不久后又被任命为辖芝加哥市的库克县的治安官副手,并很快成为芝加哥市警察局最早的侦探之一。不过,他似乎并不满足于自己在警察机构中的工作。
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中已经存在着对证据调查服务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规律之一是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人需要某种服务,就会有人提供某种服务。只要我们认真环顾左右,就不难发现“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中已经不断涌现出一些新的职业。仅举一例:随着城市道路和轿车的飞速增长,在一些大城市就出现了与路和车有关的“职业人”,例如专门在入城路口为外来司机引路的“城市向导”;专门帮助新司机熟悉驾驶技术的“私人陪练”;专门于晚上在饭馆门外代替那些饮酒司机开车回家的“临时副驾”等。这些职业都是市场的产物,他们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诚然,市场经济属于法治经济,因此,这些服务都应该是法律所许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违反法律规定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老百姓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事前得到法律或者政府的许可。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事情。面对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这种对调查取证的市场需求,职责和负担已然非常重大而且庞杂的政府部门根本无暇顾及,或者说没有能力做出积极的回应。于是,在这种社会需求与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之间就出现了差距或空白,而民间的资源也就被市场规律调动起来,私人侦探便在中国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当前中国的私人侦探业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缺乏专业培训,而且良莠不齐;调查行为缺乏明确规范,时有侵犯人权;行业管理缺乏法律定位,犹如地下活动;业内人士缺乏长期考量,导致收费混乱。但是,存在问题是否就必须封杀呢?笔者以为不然。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地位,让其从“半地下”经营转变为“地上”的公开经营,然后引导其发展,规范其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加强对私人侦探从业人员的资格管理,加强对私人侦探机构的注册登记和业务范围管理,使私人侦探得以良性且有序的方式服务于社会。孟广刚是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兴起的亲历者,《我的侦探路》讲述了孟广刚的人生故事,也从侧面记述了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发展的一段历程。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尽管其没有优美的语言修饰,尽管其没有绝妙的情节设计,但它绝对是一本颇值一读的好书。我相信,读者们阅读之后,也会与我有相似的感受。2006年5月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
   1850年,平克顿辞去了芝加哥警察局中的职务,创建了美国第一家私人侦探机构——平克顿侦探公司。该公司最初的雇员只有5名侦探、2名职员和1名秘书。为了扩大公司的社会影响,平克顿发明了那个至尽仍然被沿用的公司商标——一只睁开的大眼睛和“我们从不睡觉”几个字。据说,现代英语中代表私人侦探且颇受作家青睐的“私眼”(privateeye)一词即来源于此。

   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

   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

读一读《我的侦探路》解玺璋今天见到了《我的侦探路》的样书,恰好作者老孟也来了,中午小聚一下,向老孟表示祝贺。他的工作充满了神秘感,但他这个人一点儿也不神秘,总是笑眯眯的,人很随和也很正直。晚上到家,急于把书放到博客里,让亲朋好友们分享。何家弘先生的序言写得很好,免了我的罗嗦。《我的侦探路》序言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证据学研究所所长)在我的面前,放着一摞厚厚的书稿,书名是“我的侦探路”(请改为最后确定的书名),作者的名字叫孟广刚,是“辽宁克顿调查事务所”的创始人,是当代中国私人侦探业的代表者,是一个大名鼎鼎又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恰值“五一”长假,我又不打算去凑旅游的热闹,便带着悠闲的心情在家中阅读书稿。掩卷之后,阅读引发的兴趣仍然萦绕在我的心间,推动着我的思考……一其实,孟广刚这个名字,我早就听说过。1988年,我在上海的一本关于刑事侦查的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平克顿侦探公司与私人保安”。随后,我又组织翻译编写了《私人侦探与私人保安》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于1990年出版。当时,有朋友就劝我成立一家私人侦探所,我说不行,因为我没有实践经验,只能说不能练。其实,我们都是笑谈,并未认真。1993年底,我从美国留学归来。那位朋友又对我说,你当年没干的事情,现在真有人干了。这个人叫“孟广刚”,在沈阳成立了一家“克顿调查事务所”。这两个名字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我那段时间的专业教学和科研任务很重,再加上业余小说创作,无暇关注私人侦探的问题。近年来,私人侦探又“悄然”成为了一个颇受国人关注的话题。从会堂学府到街头巷尾,从讲座研讨到茶余饭后,时常听到有关的议论。或宣传鼓吹,或抨击打压;或说三道四,或品头论足;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只要民众关注,就会成为新闻媒体的焦点。由于我以前写过关于私人侦探的文字,现在又专门从事犯罪侦查和证据学的研究,所以就经常有记者来采访,也经常有“业内人士”来联络。2004年,孟广刚发起成立“中国私人侦探协会(筹备会)”,打电话来邀请我赴大会演讲。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通话,当然是只闻其声,未见其面。虽然我后来因故未能去参加那次会议,虽然那次会议的结局令人遗憾,但是我仍然很关心中国的私人侦探问题,也很关心孟广刚的事业。我很高兴地看到,孟广刚没有倒下,也没有退缩,而是更加执著地走他自己的路。2006年的春天,我终于在北京见到了孟广刚。他中等身材,穿一件中式外衣。从外表上看,他既不威猛,也不强悍,更没有私人侦探的神秘感,而是带着几分传统商人的精明与平和。我的心底似乎有些失望,因为他与我以前想象中的孟广刚有很大差距,尽管我一时也说不清楚我想象中的孟光刚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不过,随着语言交流的深入,随着对其人生经历的了解,我渐渐发现他身上的一些内在的特质和魅力,而这些恰恰是成就一名出色侦探所必须具备的。另外,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写出了这样一部书稿。二谈到私人侦探,谈到孟广刚的“克顿调查事务所”,有一个人的名字是不能不提的,那就是美国私人侦探业的鼻祖——阿伦平克顿。1819年8月25日,平克顿出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一个普通家庭之中。1842年,他从苏格兰移居到美国的芝加哥,当了一名箍桶工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走上了侦探之路,开始了这一颇具冒险性的职业生涯。有一天,平克顿在密执安湖中的一个无人小岛上打猎时发现了一堆篝火的余烬。好奇心和乐于探险的性格驱使他去跟踪追查,结果竟然破获了一起伪造货币团伙案。这件事使他在当地名声大噪,也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1846年,平克顿被任命为伊利诺斯州凯恩县治安官的副手,不久后又被任命为辖芝加哥市的库克县的治安官副手,并很快成为芝加哥市警察局最早的侦探之一。不过,他似乎并不满足于自己在警察机构中的工作。1850年,平克顿辞去了芝加哥警察局中的职务,创建了美国第一家私人侦探机构——平克顿侦探公司。该公司最初的雇员只有5名侦探、2名职员和1名秘书。为了扩大公司的社会影响,平克顿发明了那个至尽仍然被沿用的公司商标——一只睁开的大眼睛和“我们从不睡觉”几个字。据说,现代英语中代表私人侦探且颇受作家青睐的“私眼”(privateey
   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

   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
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中已经存在着对证据调查服务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规律之一是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人需要某种服务,就会有人提供某种服务。只要我们认真环顾左右,就不难发现“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中已经不断涌现出一些新的职业。仅举一例:随着城市道路和轿车的飞速增长,在一些大城市就出现了与路和车有关的“职业人”,例如专门在入城路口为外来司机引路的“城市向导”;专门帮助新司机熟悉驾驶技术的“私人陪练”;专门于晚上在饭馆门外代替那些饮酒司机开车回家的“临时副驾”等。这些职业都是市场的产物,他们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诚然,市场经济属于法治经济,因此,这些服务都应该是法律所许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违反法律规定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老百姓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事前得到法律或者政府的许可。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事情。面对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这种对调查取证的市场需求,职责和负担已然非常重大而且庞杂的政府部门根本无暇顾及,或者说没有能力做出积极的回应。于是,在这种社会需求与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之间就出现了差距或空白,而民间的资源也就被市场规律调动起来,私人侦探便在中国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当前中国的私人侦探业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缺乏专业培训,而且良莠不齐;调查行为缺乏明确规范,时有侵犯人权;行业管理缺乏法律定位,犹如地下活动;业内人士缺乏长期考量,导致收费混乱。但是,存在问题是否就必须封杀呢?笔者以为不然。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地位,让其从“半地下”经营转变为“地上”的公开经营,然后引导其发展,规范其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加强对私人侦探从业人员的资格管理,加强对私人侦探机构的注册登记和业务范围管理,使私人侦探得以良性且有序的方式服务于社会。孟广刚是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兴起的亲历者,《我的侦探路》讲述了孟广刚的人生故事,也从侧面记述了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发展的一段历程。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尽管其没有优美的语言修饰,尽管其没有绝妙的情节设计,但它绝对是一本颇值一读的好书。我相信,读者们阅读之后,也会与我有相似的感受。2006年5月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

   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空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中已经存在着对证据调查服务的市场需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规律之一是有需求就会有供应。有人需要某种服务,就会有人提供某种服务。只要我们认真环顾左右,就不难发现“改革开放”这些年来,中国社会中已经不断涌现出一些新的职业。仅举一例:随着城市道路和轿车的飞速增长,在一些大城市就出现了与路和车有关的“职业人”,例如专门在入城路口为外来司机引路的“城市向导”;专门帮助新司机熟悉驾驶技术的“私人陪练”;专门于晚上在饭馆门外代替那些饮酒司机开车回家的“临时副驾”等。这些职业都是市场的产物,他们提供的都是有偿服务。诚然,市场经济属于法治经济,因此,这些服务都应该是法律所许可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不能违反法律规定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老百姓做每一件事情都必须事前得到法律或者政府的许可。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事情。面对社会中客观存在的这种对调查取证的市场需求,职责和负担已然非常重大而且庞杂的政府部门根本无暇顾及,或者说没有能力做出积极的回应。于是,在这种社会需求与政府所能提供的服务之间就出现了差距或空白,而民间的资源也就被市场规律调动起来,私人侦探便在中国应运而生了。

   毫无疑问,当前中国的私人侦探业存在不少问题,例如,从业人员缺乏专业培训,而且良莠不齐;调查行为缺乏明确规范,时有侵犯人权;行业管理缺乏法律定位,犹如地下活动;业内人士缺乏长期考量,导致收费混乱。但是,存在问题是否就必须封杀呢?笔者以为不然。我们首先应该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地位,让其从“半地下”经营转变为“地上”的公开经营,然后引导其发展,规范其活动。我们可以通过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和建立行业自律机制,加强对私人侦探从业人员的资格管理,加强对私人侦探机构的注册登记和业务范围管理,使私人侦探得以良性且有序的方式服务于社会。
e)一词即来源于此。平克顿侦探公司的早期业务主要是侦破发生在铁路上的盗窃案件并向铁路公司提供警卫服务。1855年,平克顿成立了“西北警务所”,专门向中西部的六家铁路公司提供保安服务。1857年,平克顿又成立了“平克顿警卫巡逻队”,主要向铁路公司和仓库提供夜间的警卫和巡逻服务。1860年,美国第16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在前往华盛顿就职的路上,有人预谋行刺,正是平克顿公司的侦探们成功地挫败了这一阴谋。在随后发生的美国内战期间,平克顿化名为EJ阿伦,为北方联邦军领导了一个专门搜集南方军情报的组织,该组织后来被命名为美国情报局。内战结束之后,平克顿便又恢复了他的私人侦探业务。当时,美国正值“西部热”,成千上万、形形色色的人奔聚而来,其中既有吃苦耐劳、正直守法的创业者,也有专以抢劫商店、银行和铁路为业的“牛仔式”强盗。杀人越货、明火执仗、袭击火车、抢劫银行,这些案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面对这大量的犯罪,地方警察机构显得力不从心。于是,人们便把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危托付给平克顿。实际上,平克顿侦探公司已成为当时唯一可以跨越州界的保安队伍,其侦探们以大胆机智的行动博得了公众的赞誉和违法者的恐惧。其名字甚至飞出了国界,并且出现在柯南道尔笔下的侦探小说之中。1884年7月1日,平克顿去世了。不过,他创立的侦探公司并没有因此停止发展。20世纪初期,该公司的业务不断拓展,从刑事案件中的证据调查发展到民事案件和商务纠纷中的证据调查,从国内的保安服务发展到国际的保安服务。1911年,英国内务大臣温斯顿邱吉尔曾以个人名义要求平克顿侦探公司在英国国王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上协助苏格兰场的警察进行保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该公司的侦探还参与了盟军的反间谍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平克顿侦探公司继续发展,并且在加拿大、英国等国家设立了分部。到20世纪后期,该公司已经与六十多个国家建立了业务联系,在世界各地建有一百多个分支机构,共有雇员数万人。平克顿公司作为世界私人侦探和私人保安业的代表,已经发展为名副其实的跨国公司。这也许是其创始人平克顿所没有想到的。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私人侦探机构。无论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在东方国家,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都可以在社会生活中看到私人侦探的身影。在一些国家,私人侦探已经成为社会中的“成熟”行业,执业人员的资格要求和行为规范都已比较健全,从业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可观,例如,在美国从事私人侦探(包括私人保安)工作的人员已多达百万。如此发达,如此规模,恐怕很难说不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三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动力,也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使中国社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颇为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既包括形而下的社会结构性变化,也包括形而上的社会观念性变化。而这些变化都在不同层面上为私人侦探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条件和契机。一方面,经济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发展为私人侦探业的兴起提供了条件。被集中计划束缚多年的经济转由市场驱动,很快就迸发出巨大的活力,而这种活力不仅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也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多元化。民营经济的崛起对私人侦探业的影响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经济的多元化发展促进了社会供求关系的多样化,从而使私人侦探业有了服务的市场;其二,民营经济也为私人侦探的发展提供了模式和经验。与此同时,一部分人在经济发展中率先富裕起来,其鼓满的钱包也为私人侦探市场提供了资金的支持。另一方面,中国法制建设的发展和司法制度的改革也为私人侦探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国人的法律意识逐渐提升,在面对纠纷和解决纠纷时的证据意识也有很大提高。“打官司就是打证据”的观念逐渐深入人心,于是,以发现证据和收集证据为主要业务的私人侦探就有了用武之地。另外,随着司法制度改革的深入,我国的诉讼模式也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我国采用的是职权主义的纠问式诉讼制度,而现在则转向当事人主义的抗辩式诉讼制度。在后一种诉讼制度下,法官不再主动承担调查取证的职责,而诉讼当事人则必须为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证据,特别是在民事诉讼中。由于绝大多数民事诉讼的当事人既不熟悉证据调查规则也不具备收集证据的技能,所以就需要专门人员为之提供服务,而这也在客观上为私

   孟广刚是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兴起的亲历者,《我的侦探路》讲述了孟广刚的人生故事,也从侧面记述了私人侦探业在中国发展的一段历程。我认为,这本书非常有趣也很有价值。尽管其没有优美的语言修饰,尽管其没有绝妙的情节设计,但它绝对是一本颇值一读的好书。我相信,读者们阅读之后,也会与我有相似的感受。
读一读《我的侦探路》解玺璋今天见到了《我的侦探路》的样书,恰好作者老孟也来了,中午小聚一下,向老孟表示祝贺。他的工作充满了神秘感,但他这个人一点儿也不神秘,总是笑眯眯的,人很随和也很正直。晚上到家,急于把书放到博客里,让亲朋好友们分享。何家弘先生的序言写得很好,免了我的罗嗦。《我的侦探路》序言何家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证据学研究所所长)在我的面前,放着一摞厚厚的书稿,书名是“我的侦探路”(请改为最后确定的书名),作者的名字叫孟广刚,是“辽宁克顿调查事务所”的创始人,是当代中国私人侦探业的代表者,是一个大名鼎鼎又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恰值“五一”长假,我又不打算去凑旅游的热闹,便带着悠闲的心情在家中阅读书稿。掩卷之后,阅读引发的兴趣仍然萦绕在我的心间,推动着我的思考……一其实,孟广刚这个名字,我早就听说过。1988年,我在上海的一本关于刑事侦查的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平克顿侦探公司与私人保安”。随后,我又组织翻译编写了《私人侦探与私人保安》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于1990年出版。当时,有朋友就劝我成立一家私人侦探所,我说不行,因为我没有实践经验,只能说不能练。其实,我们都是笑谈,并未认真。1993年底,我从美国留学归来。那位朋友又对我说,你当年没干的事情,现在真有人干了。这个人叫“孟广刚”,在沈阳成立了一家“克顿调查事务所”。这两个名字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我那段时间的专业教学和科研任务很重,再加上业余小说创作,无暇关注私人侦探的问题。近年来,私人侦探又“悄然”成为了一个颇受国人关注的话题。从会堂学府到街头巷尾,从讲座研讨到茶余饭后,时常听到有关的议论。或宣传鼓吹,或抨击打压;或说三道四,或品头论足;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只要民众关注,就会成为新闻媒体的焦点。由于我以前写过关于私人侦探的文字,现在又专门从事犯罪侦查和证据学的研究,所以就经常有记者来采访,也经常有“业内人士”来联络。2004年,孟广刚发起成立“中国私人侦探协会(筹备会)”,打电话来邀请我赴大会演讲。那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通话,当然是只闻其声,未见其面。虽然我后来因故未能去参加那次会议,虽然那次会议的结局令人遗憾,但是我仍然很关心中国的私人侦探问题,也很关心孟广刚的事业。我很高兴地看到,孟广刚没有倒下,也没有退缩,而是更加执著地走他自己的路。2006年的春天,我终于在北京见到了孟广刚。他中等身材,穿一件中式外衣。从外表上看,他既不威猛,也不强悍,更没有私人侦探的神秘感,而是带着几分传统商人的精明与平和。我的心底似乎有些失望,因为他与我以前想象中的孟广刚有很大差距,尽管我一时也说不清楚我想象中的孟光刚究竟应该是个什么样子。不过,随着语言交流的深入,随着对其人生经历的了解,我渐渐发现他身上的一些内在的特质和魅力,而这些恰恰是成就一名出色侦探所必须具备的。另外,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当时,我还不知道他写出了这样一部书稿。二谈到私人侦探,谈到孟广刚的“克顿调查事务所”,有一个人的名字是不能不提的,那就是美国私人侦探业的鼻祖——阿伦平克顿。1819年8月25日,平克顿出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市的一个普通家庭之中。1842年,他从苏格兰移居到美国的芝加哥,当了一名箍桶工人。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走上了侦探之路,开始了这一颇具冒险性的职业生涯。有一天,平克顿在密执安湖中的一个无人小岛上打猎时发现了一堆篝火的余烬。好奇心和乐于探险的性格驱使他去跟踪追查,结果竟然破获了一起伪造货币团伙案。这件事使他在当地名声大噪,也改变了他的人生道路。1846年,平克顿被任命为伊利诺斯州凯恩县治安官的副手,不久后又被任命为辖芝加哥市的库克县的治安官副手,并很快成为芝加哥市警察局最早的侦探之一。不过,他似乎并不满足于自己在警察机构中的工作。1850年,平克顿辞去了芝加哥警察局中的职务,创建了美国第一家私人侦探机构——平克顿侦探公司。该公司最初的雇员只有5名侦探、2名职员和1名秘书。为了扩大公司的社会影响,平克顿发明了那个至尽仍然被沿用的公司商标——一只睁开的大眼睛和“我们从不睡觉”几个字。据说,现代英语中代表私人侦探且颇受作家青睐的“私眼”(privateey                                     2006年5月写于北京世纪城痴醒斋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