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有感于"博客开骂"  

2006-03-16 00:2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于“博客开骂”
解玺璋

   真有点渐入佳境了。
有感于“博客开骂”解玺璋 真有点渐入佳境了。 今天打开博客,看到有人因为我说了“如果他是我儿子,早大嘴巴煽他了”的话,急了,怒了,我很高兴,因为一急一怒,就有创造性出来了。 如果我的这句话伤害了韩寒,我向他道歉!本来他并没有招惹我,是我先“招惹”了他,先把他比做了“青皮、混混儿”,但也事出有因,因为是他先骂了白烨。我的道理很简单,因为白烨挨了骂,那么,我不能先揪住白烨有什么问题不放,自然是先对付了骂人者再说。韩寒反过来说我,我觉得也应该,因为我先说了他。而且,我一向认为,文字一经公开,你就管不了了,别人想怎么看,是人家的问题,我无权干涉,就算你觉得我写的是悼词,悼词就悼词呗。 但我想,我和韩寒或许可以了断了,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下面就是我和来我家的这些“客”的事了。这件事因韩、白而起,却已经与他们二位没有关系了。 我是说过“来的都是客”的话,我也说过“不管批评也好,骂声也好,都是我的一面镜子,恰好可以每天照一照我自己,看看有些什么问题和毛病。这些东西自己看不见,别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现在有这么多人,七嘴八舌,真让我发现了许多平时不容易注意到的问题,是值得反思和警醒的。 当然,客也有所不同。平常或者是主人主动请客,但这次不是,客都是自己来的。自己来的也不要紧,来了以后还挑三捡四,一会儿说板凳坐着不舒服,一会儿又说,茶太淡了,酒太浊了。有点儿登鼻子上脸,或给脸不要脸。我是礼让为先,退避三舍,一退再退,再无退路了,只好背水一战。因为人家已经反客为主了。

   今天打开博客,看到有人因为我说了“如果他是我儿子,早大嘴巴煽他了”的话,急了,怒了,我很高兴,因为一急一怒,就有创造性出来了。
别人骂,是何道理?大家都不要假道学吧。 这几天,一直有人追问我为什么不对白烨做的那几件事发表意见,好象我是有意回避,耍滑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白烨的“保姆”,我也没有义务天天跟着他,至于他做了什么,应该是他自己的事,我要做的已经做了,不必问我。我不能说我不知道的。而且,根据我的原则,我只看朋友好的一面,其他方面,不归我管。 其实我是觉得有人太看重所谓文坛了。有一天,我在街上拣到一本破书,因为从小难得读书,对书总有一点儿神秘感,我小心地翻开一看,赫然看到一首诗: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犹如被棒子击中一般,棒子从那来的我不知道,但突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便也仿照人家试拟了几句: “文坛本非屁,装逼亦惘然。心中无一物,味从何处来。” 让大家见笑了。
   如果我的这句话伤害了韩寒,我向他道歉!本来他并没有招惹我,是我先“招惹”了他,先把他比做了“青皮、混混儿”,但也事出有因,因为是他先骂了白烨。我的道理很简单,因为白烨挨了骂,那么,我不能先揪住白烨有什么问题不放,自然是先对付了骂人者再说。韩寒反过来说我,我觉得也应该,因为我先说了他。而且,我一向认为,文字一经公开,你就管不了了,别人想怎么看,是人家的问题,我无权干涉,就算你觉得我写的是悼词,悼词就悼词呗。

   但我想,我和韩寒或许可以了断了,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别人骂,是何道理?大家都不要假道学吧。 这几天,一直有人追问我为什么不对白烨做的那几件事发表意见,好象我是有意回避,耍滑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白烨的“保姆”,我也没有义务天天跟着他,至于他做了什么,应该是他自己的事,我要做的已经做了,不必问我。我不能说我不知道的。而且,根据我的原则,我只看朋友好的一面,其他方面,不归我管。 其实我是觉得有人太看重所谓文坛了。有一天,我在街上拣到一本破书,因为从小难得读书,对书总有一点儿神秘感,我小心地翻开一看,赫然看到一首诗: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犹如被棒子击中一般,棒子从那来的我不知道,但突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便也仿照人家试拟了几句: “文坛本非屁,装逼亦惘然。心中无一物,味从何处来。” 让大家见笑了。

   下面就是我和来我家的这些“客”的事了。这件事因韩、白而起,却已经与他们二位没有关系了。

   我是说过“来的都是客”的话,我也说过“不管批评也好,骂声也好,都是我的一面镜子,恰好可以每天照一照我自己,看看有些什么问题和毛病。这些东西自己看不见,别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现在有这么多人,七嘴八舌,真让我发现了许多平时不容易注意到的问题,是值得反思和警醒的。

   当然,客也有所不同。平常或者是主人主动请客,但这次不是,客都是自己来的。自己来的也不要紧,来了以后还挑三捡四,一会儿说板凳坐着不舒服,一会儿又说,茶太淡了,酒太浊了。有点儿登鼻子上脸,或给脸不要脸。我是礼让为先,退避三舍,一退再退,再无退路了,只好背水一战。因为人家已经反客为主了。

   还有一个原因。我说过我不怕骂,因为听过太多的骂,习惯了。可我这还有很多朋友,人家听不惯这个骂法,让我很没面子。诸位进门就脱裤子,让人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摆的是个什么阵法。

   我说过我是听惯了骂的,受过很多年骂的熏陶,因为读了几本破书,才把骂人的天性给遮蔽了。不知是谁说过,谁的心中都藏着魔鬼。这回真的是洪太尉误走妖魔了。我应该感谢这些骂我的人,正是他们恢复了我的天性!

   我从小是个胆小的人,懦弱的人,记忆中只有上中学的时候,和同学打过一架。所以家里人都知我胆小怕事,有事时都是老爸出头或兄弟出头。我为什么一再感谢那些跳进来骂我的人呢?就是因为,活了大半辈子,他们让我头一次体验了什么叫“有事别怕事”,那种快乐的感觉让我觉得很爽。
别人骂,是何道理?大家都不要假道学吧。 这几天,一直有人追问我为什么不对白烨做的那几件事发表意见,好象我是有意回避,耍滑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白烨的“保姆”,我也没有义务天天跟着他,至于他做了什么,应该是他自己的事,我要做的已经做了,不必问我。我不能说我不知道的。而且,根据我的原则,我只看朋友好的一面,其他方面,不归我管。 其实我是觉得有人太看重所谓文坛了。有一天,我在街上拣到一本破书,因为从小难得读书,对书总有一点儿神秘感,我小心地翻开一看,赫然看到一首诗: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犹如被棒子击中一般,棒子从那来的我不知道,但突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便也仿照人家试拟了几句: “文坛本非屁,装逼亦惘然。心中无一物,味从何处来。” 让大家见笑了。

   本来我是做好准备想发泄一下压抑了许多年的骂人的欲望的,因为我知道,骂人一定要对骂才好看,只有一方骂,一方听,骂到后来,骂人的人就没有兴趣了。但写到这里,我忽然又释然了。因为我想,如果我真的开骂,我的朋友们是不高兴的。也有人很高兴,高兴的人是那些骂我的人。那么我只好选择让朋友们高兴,骂我的人如果因此不高兴,那就让他们不高兴去吧!
有感于“博客开骂”解玺璋 真有点渐入佳境了。 今天打开博客,看到有人因为我说了“如果他是我儿子,早大嘴巴煽他了”的话,急了,怒了,我很高兴,因为一急一怒,就有创造性出来了。 如果我的这句话伤害了韩寒,我向他道歉!本来他并没有招惹我,是我先“招惹”了他,先把他比做了“青皮、混混儿”,但也事出有因,因为是他先骂了白烨。我的道理很简单,因为白烨挨了骂,那么,我不能先揪住白烨有什么问题不放,自然是先对付了骂人者再说。韩寒反过来说我,我觉得也应该,因为我先说了他。而且,我一向认为,文字一经公开,你就管不了了,别人想怎么看,是人家的问题,我无权干涉,就算你觉得我写的是悼词,悼词就悼词呗。 但我想,我和韩寒或许可以了断了,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下面就是我和来我家的这些“客”的事了。这件事因韩、白而起,却已经与他们二位没有关系了。 我是说过“来的都是客”的话,我也说过“不管批评也好,骂声也好,都是我的一面镜子,恰好可以每天照一照我自己,看看有些什么问题和毛病。这些东西自己看不见,别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现在有这么多人,七嘴八舌,真让我发现了许多平时不容易注意到的问题,是值得反思和警醒的。 当然,客也有所不同。平常或者是主人主动请客,但这次不是,客都是自己来的。自己来的也不要紧,来了以后还挑三捡四,一会儿说板凳坐着不舒服,一会儿又说,茶太淡了,酒太浊了。有点儿登鼻子上脸,或给脸不要脸。我是礼让为先,退避三舍,一退再退,再无退路了,只好背水一战。因为人家已经反客为主了。
   我之所以在别人骂我的时候还很高兴,倒不是我这个人贱骨头,真的喜欢听骂,而是我一直坚持这么一种活法,“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我行我素,其奈我何?别跟我说你们或他们都是孩子,江湖上没大小,大家都是平等的,也许有一天我真的管不住自己,和你们对骂起来,千万别以为我比你们虚度了几年就指责我。一边骂着别人,一边又不许别人骂,是何道理?大家都不要假道学吧。

   这几天,一直有人追问我为什么不对白烨做的那几件事发表意见,好象我是有意回避,耍滑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白烨的“保姆”,我也没有义务天天跟着他,至于他做了什么,应该是他自己的事,我要做的已经做了,不必问我。我不能说我不知道的。而且,根据我的原则,我只看朋友好的一面,其他方面,不归我管。
还有一个原因。我说过我不怕骂,因为听过太多的骂,习惯了。可我这还有很多朋友,人家听不惯这个骂法,让我很没面子。诸位进门就脱裤子,让人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摆的是个什么阵法。 我说过我是听惯了骂的,受过很多年骂的熏陶,因为读了几本破书,才把骂人的天性给遮蔽了。不知是谁说过,谁的心中都藏着魔鬼。这回真的是洪太尉误走妖魔了。我应该感谢这些骂我的人,正是他们恢复了我的天性! 我从小是个胆小的人,懦弱的人,记忆中只有上中学的时候,和同学打过一架。所以家里人都知我胆小怕事,有事时都是老爸出头或兄弟出头。我为什么一再感谢那些跳进来骂我的人呢?就是因为,活了大半辈子,他们让我头一次体验了什么叫“有事别怕事”,那种快乐的感觉让我觉得很爽。 本来我是做好准备想发泄一下压抑了许多年的骂人的欲望的,因为我知道,骂人一定要对骂才好看,只有一方骂,一方听,骂到后来,骂人的人就没有兴趣了。但写到这里,我忽然又释然了。因为我想,如果我真的开骂,我的朋友们是不高兴的。也有人很高兴,高兴的人是那些骂我的人。那么我只好选择让朋友们高兴,骂我的人如果因此不高兴,那就让他们不高兴去吧! 我之所以在别人骂我的时候还很高兴,倒不是我这个人贱骨头,真的喜欢听骂,而是我一直坚持这么一种活法,“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我行我素,其奈我何?别跟我说你们或他们都是孩子,江湖上没大小,大家都是平等的,也许有一天我真的管不住自己,和你们对骂起来,千万别以为我比你们虚度了几年就指责我。一边骂着别人,一边又不许

   其实我是觉得有人太看重所谓文坛了。有一天,我在街上拣到一本破书,因为从小难得读书,对书总有一点儿神秘感,我小心地翻开一看,赫然看到一首诗: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犹如被棒子击中一般,棒子从那来的我不知道,但突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便也仿照人家试拟了几句:

   “文坛本非屁,装逼亦惘然。心中无一物,味从何处来。”
还有一个原因。我说过我不怕骂,因为听过太多的骂,习惯了。可我这还有很多朋友,人家听不惯这个骂法,让我很没面子。诸位进门就脱裤子,让人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摆的是个什么阵法。 我说过我是听惯了骂的,受过很多年骂的熏陶,因为读了几本破书,才把骂人的天性给遮蔽了。不知是谁说过,谁的心中都藏着魔鬼。这回真的是洪太尉误走妖魔了。我应该感谢这些骂我的人,正是他们恢复了我的天性! 我从小是个胆小的人,懦弱的人,记忆中只有上中学的时候,和同学打过一架。所以家里人都知我胆小怕事,有事时都是老爸出头或兄弟出头。我为什么一再感谢那些跳进来骂我的人呢?就是因为,活了大半辈子,他们让我头一次体验了什么叫“有事别怕事”,那种快乐的感觉让我觉得很爽。 本来我是做好准备想发泄一下压抑了许多年的骂人的欲望的,因为我知道,骂人一定要对骂才好看,只有一方骂,一方听,骂到后来,骂人的人就没有兴趣了。但写到这里,我忽然又释然了。因为我想,如果我真的开骂,我的朋友们是不高兴的。也有人很高兴,高兴的人是那些骂我的人。那么我只好选择让朋友们高兴,骂我的人如果因此不高兴,那就让他们不高兴去吧! 我之所以在别人骂我的时候还很高兴,倒不是我这个人贱骨头,真的喜欢听骂,而是我一直坚持这么一种活法,“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我行我素,其奈我何?别跟我说你们或他们都是孩子,江湖上没大小,大家都是平等的,也许有一天我真的管不住自己,和你们对骂起来,千万别以为我比你们虚度了几年就指责我。一边骂着别人,一边又不许
    让大家见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