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第三只眼看人艺  

2006-03-05 23:0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从焦菊隐到于是之,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艺精神传统的传承。然而现在,我们到那里去找这个可以承载人艺精神传统的人呢?如果说有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林兆华! 守住人艺传统这没有错,但人艺传统本身是很丰富的,是具有包容性的,更是由一种艺术精神贯注其间的,绝非现在搞得这样寡淡,这样单调,这样少有生气。人艺首先是一个剧院,它曾经出过伟大的剧作家、伟大的导演,伟大的演员,伟大的戏剧;今后,它还应该出新的剧作家、导演、演员和戏剧。这是它作为剧院的首要任务。谁都不能把它变成一个仅仅用来点缀升平的一件古董。这就需要保持一种艺术精神,我们刚刚纪念了焦菊隐先生诞辰100周年,焦菊隐先生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遗产是什么呢?我想借用一句他在《艺术底精神》一文里说过的话来说明:“永远在努力挣断原有形式的枷锁,而去寻求自由的开拓,创造新的表现方法。”这是不是他一生所追求的艺术境界的写照呢?我以为正是。我们纪念焦菊隐先生,就是要继承他的这种精神传统,以一种巨大的包容性,开拓、创造人艺的新局面。
立新、宋丹丹等都针对剧院目前存在的问题发表了意见。他们都是自家人,对人艺所遭遇的困境,看得自然比外人更清楚,体会也更加真切。我是从外面看,看到的多是表相。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些演员,我们在人艺的舞台上已经很少能见到他们了;林兆华、李六乙的戏,也不在首都剧场演出了;刘锦云、郭启宏、李龙云、王梓夫这些大家似乎也很少写新戏了,有人就是写了,也很难在人艺上演了。现在的人艺,导演主要看任鸣和顾威,剧目则或者是复排旧作,或者是新人写的一些小剧场作品。那么,我就很想知道,造成这样一种局面,其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到底是哪些因素阻碍了人艺的进步呢? 几年前我和任鸣有过一次长谈,他表示,人艺不能抛弃自己的传统,经典剧目是人艺最宝贵的财富。针对剧本荒,他还打算请那些有社会影响的作家为人艺写剧本。这些想法或做法对于人艺的建设应该是有帮助的。这些年来,任鸣也做了很大努力。在作家方面,人艺就推出了邹静之、毕淑敏、叶广芩、徐坤,以及台湾作家痞子蔡等人的剧作。这些作品有些是很不错的,有的就比较一般,但对丰富舞台毕竟还是有贡献的。然而,人艺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得到解决,人艺的艺术资源仍然在可怕地流失,衰败的迹象并没有逆转。林兆华继续置身于人艺门外,李龙云到国家话剧院报到去了,李六乙也动了调离的念头,郭启宏退休在家,濮存昕拒绝了对他的任命,那些优秀的演员,我们只有在影视剧里才能见到他们,而老一代现在真的是很老了。 我们在探讨和分析人艺目前这种局面的时候,可能会设想很多原因,比如体制的问题,管理的问题,社会大环境的问题,演出市场的压力,院团之间的竞争,剧院内部的人际关系等等。但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以为不应该被忽略,就是剧院凝聚力的衰弱或丧失。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人艺的人气是不是不如从前了?为什么现在剧院拢不住人?我的感觉是人心散了,魂不守舍。人艺是有自己的精神传统的,这种精神传统就是人艺的魂。现在是灵魂出窍,无所归依。我们知道,任何一种精神传统总是通过某个人来承载
第三只眼看人艺
解玺璋
的,从焦菊隐到于是之,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艺精神传统的传承。然而现在,我们到那里去找这个可以承载人艺精神传统的人呢?如果说有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林兆华! 守住人艺传统这没有错,但人艺传统本身是很丰富的,是具有包容性的,更是由一种艺术精神贯注其间的,绝非现在搞得这样寡淡,这样单调,这样少有生气。人艺首先是一个剧院,它曾经出过伟大的剧作家、伟大的导演,伟大的演员,伟大的戏剧;今后,它还应该出新的剧作家、导演、演员和戏剧。这是它作为剧院的首要任务。谁都不能把它变成一个仅仅用来点缀升平的一件古董。这就需要保持一种艺术精神,我们刚刚纪念了焦菊隐先生诞辰100周年,焦菊隐先生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遗产是什么呢?我想借用一句他在《艺术底精神》一文里说过的话来说明:“永远在努力挣断原有形式的枷锁,而去寻求自由的开拓,创造新的表现方法。”这是不是他一生所追求的艺术境界的写照呢?我以为正是。我们纪念焦菊隐先生,就是要继承他的这种精神传统,以一种巨大的包容性,开拓、创造人艺的新局面。
   《南方周末》一篇对濮存昕的采访,犹如在一潭死水中投下了一颗石子,激起剧院内外一圈复一圈的波动。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大家对北京人艺还是非常在意的。北京人艺在大家心中的地位也是非常之高的,说高山仰止,也不过分。所以,我们希望它永葆艺术的青春活力,永远是我们心中的至爱。
 
   说起来,我们对北京人艺的感情一直是非常复杂的,一言难尽。其中有伤心、失望、不满、疑惑,也有希望和期待,以及难得一遇的兴奋。去年看朱旭先生和郑榕先生参演的《屠夫》,后来又看了梁冠华、濮存昕、杨立新、冯远征、宋丹丹、何冰等一代新人为纪念焦菊隐先生诞辰100周年排演的《茶馆》,真像冬日里喝了一杯酒,心里涌动着温暖的感觉。从演员看,当下的人艺,除了女演员显得比较弱以外,男演员算得上行当齐备,略有规模了。对于人艺,我曾经有过非常悲观的时候。人艺建院40周年,我和中央电视台编导李欣做过一个节目,结尾的设计是演出结束了,一个清洁工正在打扫剧场,场内灯光渐暗,荧屏上一片漆黑。那时刚好看了《茶馆》于是之先生的告别演出,我想,一个时代结束了,而新的时代还没有开始。
 
   但是,渐渐地,我们还是看到了新时代的曙光。男演员中,濮存昕、梁冠华、杨立新、冯远征、吴刚、何冰等,渐次成熟,女演员也出现了宋丹丹、杨桂香、岳秀清、徐帆这样的佼佼者。徐帆是北京人艺难得的大“青衣”,她像一颗耀眼的流星,仅在《阮玲玉》里闪耀了一下,随即消失在无尽的夜空里。导演亦不弱,任鸣、李六乙初露峥嵘,风华正茂,林兆华历经磨练,正当其时。而剧作家中,刘锦云、郭启宏、李龙云、王梓夫年富力强,都在创作的高峰期,再加上年轻的郑天玮,接连有作品问世,老一代的夏淳、苏民、郑榕、蓝天野、朱旭等更是宝刀未老。看到这样的阵容,说老实话,这时的人艺,也曾一度燃起我内心的期待和希望。
 
的,从焦菊隐到于是之,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艺精神传统的传承。然而现在,我们到那里去找这个可以承载人艺精神传统的人呢?如果说有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林兆华! 守住人艺传统这没有错,但人艺传统本身是很丰富的,是具有包容性的,更是由一种艺术精神贯注其间的,绝非现在搞得这样寡淡,这样单调,这样少有生气。人艺首先是一个剧院,它曾经出过伟大的剧作家、伟大的导演,伟大的演员,伟大的戏剧;今后,它还应该出新的剧作家、导演、演员和戏剧。这是它作为剧院的首要任务。谁都不能把它变成一个仅仅用来点缀升平的一件古董。这就需要保持一种艺术精神,我们刚刚纪念了焦菊隐先生诞辰100周年,焦菊隐先生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遗产是什么呢?我想借用一句他在《艺术底精神》一文里说过的话来说明:“永远在努力挣断原有形式的枷锁,而去寻求自由的开拓,创造新的表现方法。”这是不是他一生所追求的艺术境界的写照呢?我以为正是。我们纪念焦菊隐先生,就是要继承他的这种精神传统,以一种巨大的包容性,开拓、创造人艺的新局面。
   锦云先生的退休,很可能成为一个标志。从这几年的情形看,我以为,北京人艺正以惊人的速度显露出它的衰相。濮存昕说了那番话以后,李六乙、梁冠华、杨立新、宋丹丹等都针对剧院目前存在的问题发表了意见。他们都是自家人,对人艺所遭遇的困境,看得自然比外人更清楚,体会也更加真切。我是从外面看,看到的多是表相。比如,上面提到的那些演员,我们在人艺的舞台上已经很少能见到他们了;林兆华、李六乙的戏,也不在首都剧场演出了;刘锦云、郭启宏、李龙云、王梓夫这些大家似乎也很少写新戏了,有人就是写了,也很难在人艺上演了。现在的人艺,导演主要看任鸣和顾威,剧目则或者是复排旧作,或者是新人写的一些小剧场作品。那么,我就很想知道,造成这样一种局面,其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到底是哪些因素阻碍了人艺的进步呢?
 
   几年前我和任鸣有过一次长谈,他表示,人艺不能抛弃自己的传统,经典剧目是人艺最宝贵的财富。针对剧本荒,他还打算请那些有社会影响的作家为人艺写剧本。这些想法或做法对于人艺的建设应该是有帮助的。这些年来,任鸣也做了很大努力。在作家方面,人艺就推出了邹静之、毕淑敏、叶广芩、徐坤,以及台湾作家痞子蔡等人的剧作。这些作品有些是很不错的,有的就比较一般,但对丰富舞台毕竟还是有贡献的。然而,人艺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得到解决,人艺的艺术资源仍然在可怕地流失,衰败的迹象并没有逆转。林兆华继续置身于人艺门外,李龙云到国家话剧院报到去了,李六乙也动了调离的念头,郭启宏退休在家,濮存昕拒绝了对他的任命,那些优秀的演员,我们只有在影视剧里才能见到他们,而老一代现在真的是很老了。
的,从焦菊隐到于是之,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艺精神传统的传承。然而现在,我们到那里去找这个可以承载人艺精神传统的人呢?如果说有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林兆华! 守住人艺传统这没有错,但人艺传统本身是很丰富的,是具有包容性的,更是由一种艺术精神贯注其间的,绝非现在搞得这样寡淡,这样单调,这样少有生气。人艺首先是一个剧院,它曾经出过伟大的剧作家、伟大的导演,伟大的演员,伟大的戏剧;今后,它还应该出新的剧作家、导演、演员和戏剧。这是它作为剧院的首要任务。谁都不能把它变成一个仅仅用来点缀升平的一件古董。这就需要保持一种艺术精神,我们刚刚纪念了焦菊隐先生诞辰100周年,焦菊隐先生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遗产是什么呢?我想借用一句他在《艺术底精神》一文里说过的话来说明:“永远在努力挣断原有形式的枷锁,而去寻求自由的开拓,创造新的表现方法。”这是不是他一生所追求的艺术境界的写照呢?我以为正是。我们纪念焦菊隐先生,就是要继承他的这种精神传统,以一种巨大的包容性,开拓、创造人艺的新局面。
 
   我们在探讨和分析人艺目前这种局面的时候,可能会设想很多原因,比如体制的问题,管理的问题,社会大环境的问题,演出市场的压力,院团之间的竞争,剧院内部的人际关系等等。但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以为不应该被忽略,就是剧院凝聚力的衰弱或丧失。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人艺的人气是不是不如从前了?为什么现在剧院拢不住人?我的感觉是人心散了,魂不守舍。人艺是有自己的精神传统的,这种精神传统就是人艺的魂。现在是灵魂出窍,无所归依。我们知道,任何一种精神传统总是通过某个人来承载的,从焦菊隐到于是之,我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人艺精神传统的传承。然而现在,我们到那里去找这个可以承载人艺精神传统的人呢?如果说有的话,那么,这个人只能是林兆华!
 
   守住人艺传统这没有错,但人艺传统本身是很丰富的,是具有包容性的,更是由一种艺术精神贯注其间的,绝非现在搞得这样寡淡,这样单调,这样少有生气。人艺首先是一个剧院,它曾经出过伟大的剧作家、伟大的导演,伟大的演员,伟大的戏剧;今后,它还应该出新的剧作家、导演、演员和戏剧。这是它作为剧院的首要任务。谁都不能把它变成一个仅仅用来点缀升平的一件古董。这就需要保持一种艺术精神,我们刚刚纪念了焦菊隐先生诞辰100周年,焦菊隐先生留给我们的最重要的遗产是什么呢?我想借用一句他在《艺术底精神》一文里说过的话来说明:“永远在努力挣断原有形式的枷锁,而去寻求自由的开拓,创造新的表现方法。”这是不是他一生所追求的艺术境界的写照呢?我以为正是。我们纪念焦菊隐先生,就是要继承他的这种精神传统,以一种巨大的包容性,开拓、创造人艺的新局面。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