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是一个清白的人吗?  

2006-03-04 15:0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我忽然想到,曾经有人质问别人:你为什么不忏悔?结果似乎并不十分理想。事实上,没有人会因为你的质问,就主动去忏悔什么。忏悔不是别人可以代劳的。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这是中国人的看法。西方的基督教传统讲“原罪”,讲“忏悔”,讲“末日审判”,共同点都是指向人的“内心的启蒙”(雅斯贝尔斯语)。能否在人的内心中培育出一种自省的力量,对任何一种文化而言都是一种考验。途径有所不同,目标却是一致的,所谓“殊途同归”,就是讲要启发人的觉悟。这种启发有时并不一定要正襟危坐,“游戏”的循循善诱可能更有意义。老法官彼得在听到那声枪响之后捶胸顿足:“特雷斯,你死了,谁来陪我们玩这个游戏!”这里,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我是一个清白的人吗?
——看话剧《夜色迷人》
解玺璋


在黎明前的那一刻,特雷斯登上了“断头台”,并果断地一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枪声从后台传来,台上的三位老人都被震了一下,作为观众,我们的心里也感到一惊。

 

点“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的意思。他感到愤慨进而想到报复也是很自然的。他采取了勾引其老婆的方式,竟收到一石二鸟之功:一方面,借枕边之风吹开了海关大门,仕途上“春风得意马蹄疾”,当上了“西非斯通”的全欧总代理,并以奔驰取代了雪铁龙;另一方面,丢了老婆的加吉斯,被人戴了“绿帽子”,终于心脏病发作,羞恨而亡。特雷斯是否应该对加吉斯的死负责呢?在春夜汽车抛锚于那个小镇之前,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是,在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夜晚之后,事情悄悄地发生着变化。特雷斯求宿于退休老律师库姆家,作为代价,他要参加库姆和他的朋友老法官彼得、老检察官佐恩玩的“重操旧业”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特雷斯的内心秘密在佐恩的循循善诱下被徐徐打开,他的灵魂在“游戏”般的拷问中开始感受到一种煎熬。也许他不应该选择死,老律师在听到那一声枪响后仰天长叹:“特雷斯,你这个傻东西,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啊!”但是,心灵的游戏是不好玩的,一旦你直面自己的心灵,你也就无处可逃了!游戏为特雷斯的自省创造了条件,提供了机会。不是因为这个游戏,很可能他还昏昏噩噩快乐地享受着他的成功呢。然而,戏剧又何尝不是一种“游戏”呢?这或者正是导演的良苦用心吧。他以此剧,直指人心,正是此剧的成功之处。这里没有佐恩,不用担心步步为营的追问。但我们还是得鼓起勇气,自我追问。我是一个清白的人吗?这个问题将永远纠缠着特雷斯选择了死。他本来是可以不死的。何止不死,他甚至一直不相信自己有问题。“我是清白的”,他不止一次对“审判”他的三个老人表白。但是,三个老人对他的“审判”,最终却让他发现并承认了自己的卑鄙和阴暗。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尽管他们一再说:这是场游戏。然而,特雷斯却是认真的,他的良知一旦觉醒,就不肯再苟活下去了。这时,他的表现很像一个赴义的英雄。他以死拯救了自己的灵魂。

 

点“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的意思。他感到愤慨进而想到报复也是很自然的。他采取了勾引其老婆的方式,竟收到一石二鸟之功:一方面,借枕边之风吹开了海关大门,仕途上“春风得意马蹄疾”,当上了“西非斯通”的全欧总代理,并以奔驰取代了雪铁龙;另一方面,丢了老婆的加吉斯,被人戴了“绿帽子”,终于心脏病发作,羞恨而亡。特雷斯是否应该对加吉斯的死负责呢?在春夜汽车抛锚于那个小镇之前,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是,在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夜晚之后,事情悄悄地发生着变化。特雷斯求宿于退休老律师库姆家,作为代价,他要参加库姆和他的朋友老法官彼得、老检察官佐恩玩的“重操旧业”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特雷斯的内心秘密在佐恩的循循善诱下被徐徐打开,他的灵魂在“游戏”般的拷问中开始感受到一种煎熬。也许他不应该选择死,老律师在听到那一声枪响后仰天长叹:“特雷斯,你这个傻东西,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啊!”但是,心灵的游戏是不好玩的,一旦你直面自己的心灵,你也就无处可逃了!游戏为特雷斯的自省创造了条件,提供了机会。不是因为这个游戏,很可能他还昏昏噩噩快乐地享受着他的成功呢。然而,戏剧又何尝不是一种“游戏”呢?这或者正是导演的良苦用心吧。他以此剧,直指人心,正是此剧的成功之处。这里没有佐恩,不用担心步步为营的追问。但我们还是得鼓起勇气,自我追问。我是一个清白的人吗?这个问题将永远纠缠着同时,他的死,也把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逼上了绝境。老检察官低头自语道:“特雷斯,我们审判了你,谁来审判我们呢?”作为观众,我们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是话剧《夜色迷人》最有分量之处,也是它最终打动我们的地方。它迫使我们思考和回答:我是一个清白的人吗?

 

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很容易。不仅需要正视自己的勇气,还要有内省和自审的功夫。特雷斯最初并不曾做到这一点,他对加吉斯的仇恨遮蔽了他的良知。这也是他一直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的原因。他出身卑微,要出人头地很不容易,他又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奋斗,改变其命运和社会地位。在前进的道路上,他遭遇了海关小吏加吉斯的横刀打劫,有点“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的意思。他感到愤慨进而想到报复也是很自然的。他采取了勾引其老婆的方式,竟收到一石二鸟之功:一方面,借枕边之风吹开了海关大门,仕途上“春风得意马蹄疾”,当上了“西非斯通”的全欧总代理,并以奔驰取代了雪铁龙;另一方面,丢了老婆的加吉斯,被人戴了“绿帽子”,终于心脏病发作,羞恨而亡。

 

特雷斯是否应该对加吉斯的死负责呢?在春夜汽车抛锚于那个小镇之前,他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是,在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夜晚之后,事情悄悄地发生着变化。特雷斯求宿于退休老律师库姆家,作为代价,他要参加库姆和他的朋友老法官彼得、老检察官佐恩玩的“重操旧业”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特雷斯的内心秘密在佐恩的循循善诱下被徐徐打开,他的灵魂在“游戏”般的拷问中开始感受到一种煎熬。也许他不应该选择死,老律师在听到那一声枪响后仰天长叹:“特雷斯,你这个傻东西,这只不过是一个游戏啊!”但是,心灵的游戏是不好玩的,一旦你直面自己的心灵,你也就无处可逃了!

 

游戏为特雷斯的自省创造了条件,提供了机会。不是因为这个游戏,很可能他还昏昏噩噩快乐地享受着他的成功呢。然而,戏剧又何尝不是一种“游戏”呢?这或者正是导演的良苦用心吧。他以此剧,直指人心,正是此剧的成功之处。这里没有佐恩,不用担心步步为营的追问。但我们还是得鼓起勇气,自我追问。我是一个清白的人吗?这个问题将永远纠缠着我们。我忽然想到,曾经有人质问别人:你为什么不忏悔?结果似乎并不十分理想。事实上,没有人会因为你的质问,就主动去忏悔什么。忏悔不是别人可以代劳的。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这是中国人的看法。西方的基督教传统讲“原罪”,讲“忏悔”,讲“末日审判”,共同点都是指向人的“内心的启蒙”(雅斯贝尔斯语)。能否在人的内心中培育出一种自省的力量,对任何一种文化而言都是一种考验。途径有所不同,目标却是一致的,所谓“殊途同归”,就是讲要启发人的觉悟。这种启发有时并不一定要正襟危坐,“游戏”的循循善诱可能更有意义。老法官彼得在听到那声枪响之后捶胸顿足:“特雷斯,你死了,谁来陪我们玩这个游戏!”这里,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