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陪张中行先生喝酒  

2006-02-24 23:4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一句,名为《不过横塘路》。这首词是名篇,讲的人很多,但张先生拈出一个“过”字,认为“过”有二解,都和词的境界有关,就讲出了新意。张先生似乎很喜欢贺方回的这首词,后来他又写过一篇《但目送芳尘去》,用的就是“凌波不过横塘路”的下一句。在这篇文章中,他还提到为我们写的《不过横塘路》一文。 我希望能请张先生吃午饭,以表达我的谢意和敬意。张先生也不拒绝。他说,胡同里一家小店的烧饼很好吃。那真是一家小店,小到只有两三张桌子。我们在靠窗的一张桌前坐下来,点了几个小菜。张先生说,是不是喝一盅儿?他说他喜欢北京的“二锅头”。孙郁不能喝酒,只有我陪先生喝。开始我还担心张先生年纪大了,而酒一下肚,心热脸红,开始的拘谨不见了,话也就多了。我们谈读书,谈治学,谈我们将要办的《书香》,也谈到他的人生经历,只恨时间过得太快。现在想来,和张先生把酒交谈,仍有其乐融融的感觉。那天,我们都喝得很高兴,我甚至高兴得有点儿忘乎所以了。 今天,张先生离我们而去了,我又想起了贺方回的这首词,姑且让我们抄出来看看: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与张中行先生把酒交谈
解玺璋

中一句,名为《不过横塘路》。这首词是名篇,讲的人很多,但张先生拈出一个“过”字,认为“过”有二解,都和词的境界有关,就讲出了新意。张先生似乎很喜欢贺方回的这首词,后来他又写过一篇《但目送芳尘去》,用的就是“凌波不过横塘路”的下一句。在这篇文章中,他还提到为我们写的《不过横塘路》一文。 我希望能请张先生吃午饭,以表达我的谢意和敬意。张先生也不拒绝。他说,胡同里一家小店的烧饼很好吃。那真是一家小店,小到只有两三张桌子。我们在靠窗的一张桌前坐下来,点了几个小菜。张先生说,是不是喝一盅儿?他说他喜欢北京的“二锅头”。孙郁不能喝酒,只有我陪先生喝。开始我还担心张先生年纪大了,而酒一下肚,心热脸红,开始的拘谨不见了,话也就多了。我们谈读书,谈治学,谈我们将要办的《书香》,也谈到他的人生经历,只恨时间过得太快。现在想来,和张先生把酒交谈,仍有其乐融融的感觉。那天,我们都喝得很高兴,我甚至高兴得有点儿忘乎所以了。 今天,张先生离我们而去了,我又想起了贺方回的这首词,姑且让我们抄出来看看: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朋友打电话来,说张中行先生过世了。这二年,常有张先生住院的消息,忽然说他不在了,我还是吃了一惊。

 中一句,名为《不过横塘路》。这首词是名篇,讲的人很多,但张先生拈出一个“过”字,认为“过”有二解,都和词的境界有关,就讲出了新意。张先生似乎很喜欢贺方回的这首词,后来他又写过一篇《但目送芳尘去》,用的就是“凌波不过横塘路”的下一句。在这篇文章中,他还提到为我们写的《不过横塘路》一文。 我希望能请张先生吃午饭,以表达我的谢意和敬意。张先生也不拒绝。他说,胡同里一家小店的烧饼很好吃。那真是一家小店,小到只有两三张桌子。我们在靠窗的一张桌前坐下来,点了几个小菜。张先生说,是不是喝一盅儿?他说他喜欢北京的“二锅头”。孙郁不能喝酒,只有我陪先生喝。开始我还担心张先生年纪大了,而酒一下肚,心热脸红,开始的拘谨不见了,话也就多了。我们谈读书,谈治学,谈我们将要办的《书香》,也谈到他的人生经历,只恨时间过得太快。现在想来,和张先生把酒交谈,仍有其乐融融的感觉。那天,我们都喝得很高兴,我甚至高兴得有点儿忘乎所以了。 今天,张先生离我们而去了,我又想起了贺方回的这首词,姑且让我们抄出来看看: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第一次见张先生是1993年,临近岁末的时候。那时我还在《北京晚报》做编辑,因为筹办《书香》,想请先生写篇文章,也是借先生大名闯牌子的意思。


   我喜欢张先生的文章。先是《读书》,后是《顺生论》,让我觉得张先生是个可亲可敬的人。一副古道热肠的孙郁兄引我去见张先生。那时,张先生还在教育出版社,离北大红楼不远,就在靠路西的一条胡同里。张先生正和一位女士谈话,很窄巴的房间里堆满了书稿和资料。我们找地儿坐下,孙郁把我介绍给张先生。我平时就很害怕和年纪大的人打交道,很容易紧张。张先生是前辈,名气又很大,请他写文章的人一定很多,不知他肯不肯为我们写一篇。后来我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张先生为人很平和,也很爽快,我简单地把意图一说,他马上就答应下来。那时的张先生也已经八十开外,我看他精神爽利,思维也很敏捷,看东西时甚至不戴眼镜。没过几天,张先生的文章就写好了。题目取宋代词家贺铸《青玉案》中一句,名为《不过横塘路》。这首词是名篇,讲的人很多,但张先生拈出一个“过”字,认为“过”有二解,都和词的境界有关,就讲出了新意。张先生似乎很喜欢贺方回的这首词,后来他又写过一篇《但目送芳尘去》,用的就是“凌波不过横塘路”的下一句。在这篇文章中,他还提到为我们写的《不过横塘路》一文。


   我希望能请张先生吃午饭,以表达我的谢意和敬意。张先生也不拒绝。他说,胡同里一家小店的烧饼很好吃。那真是一家小店,小到只有两三张桌子。我们在靠窗的一张桌前坐下来,点了几个小菜。张先生说,是不是喝一盅儿?他说他喜欢北京的“二锅头”。孙郁不能喝酒,只有我陪先生喝。开始我还担心张先生年纪大了,而酒一下肚,心热脸红,开始的拘谨不见了,话也就多了。我们谈读书,谈治学,谈我们将要办的《书香》,也谈到他的人生经历,只恨时间过得太快。现在想来,和张先生把酒交谈,仍有其乐融融的感觉。那天,我们都喝得很高兴,我甚至高兴得有点儿忘乎所以了。

 
   今天,张先生离我们而去了,我又想起了贺方回的这首词,姑且让我们抄出来看看: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台花谢,琐窗朱户,惟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锦瑟年华谁与度?月台花谢,琐窗朱户,惟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张先生说,目送表示着“伫立呆看”,何以会这样呢?因为“舍不得”。所以,目送方尘显示出来一种境。张先生说,他是“很喜欢这样一种境”的。现在,轮到我们“目送芳尘去”了。我们也是舍不得张先生去的。我们想着他“凌波不过横塘路”,却只能目送“芳尘”渐行渐远,连“彩笔新题断肠句”也不能,又何其伤感。现在,我们还能到那里去陪他老人家喝酒谈诗“凌波不过横塘路”呢!
   张先生说,目送表示着“伫立呆看”,何以会这样呢?因为“舍不得”。所以,目送方尘显示出来一种境。张先生说,他是“很喜欢这样一种境”的。现在,轮到我们“目送芳尘去”了。我们也是舍不得张先生去的。我们想着他“凌波不过横塘路”,却只能目送“芳尘”渐行渐远,连“彩笔新题断肠句”也不能,又何其伤感。现在,我们还能到那里去陪他老人家喝酒谈诗“凌波不过横塘路”呢!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