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城市中的他者  

2006-02-09 12:05: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中的他者
——兼谈电影对当代农民的想像
解玺璋
 
   农民离开了世世代代厮守着的土地,来到陌生的城市。在这里,他们以惊诧、惶恐而又略带兴奋的目光与城市相遇,同时,自己也进入了城市人的视野。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文艺家们表现农民进城的冲动一直就没断过。进城农民甚至成了很烫手的题材,也成就了不少的人。这些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对于当代农民的想像,前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家也许还记得《陈奂生上城》、《雅马哈鱼档》或者《人生》,那些进了城的农民,其实还散发着浪漫的田园乡土气息。时隔二十年,这样的农民形象已不多见。现在我们从银幕上能够见到的,常常是把欲望表现得非常直截了当,毫不羞涩地谈情谈性的农民。这些农民形象所显示出来的同与不同,说到底,还是文艺家们根据其内心需要创造的某种想像。
鱼》不是没有道理的。这说明,影片已经在一定范围内得到了有关人士的肯定。几乎所有媒体在报道中都提到了倪萍的一段表白:“导演要求所有的演员都不化妆,用最真实的状态和心态出演这部电影。”这和导演在叙述风格上的追求大体是一致的。导演杨亚洲素有中国“平民导演”之称,他的创作一直比较关注生活中“沉默的大多数”,也就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泥鳅也是鱼》使杨导演的这种追求得以发扬光大,他的摄像机镜头始终没有离开过生活在泥土中的“泥鳅”,这些人的悲欢与辛酸不断撞击着我们近乎麻木的神经。 推动影片叙事的主要情节是男泥鳅和女泥鳅为了还清拖欠工人的工资,在城市里四处打工挣钱。原本他们出来挣钱,是为了自己的生活,由于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作为领头人的男泥鳅只能自己承担起这份责任。这时,女泥鳅已经自觉地将她和男泥鳅视为一个整体,她认为,即使自己吃亏,也不能让乡亲们吃亏。而正在以爱情的名义追求她的男泥鳅,当然愿意听从她的安排。于是,男泥鳅到另一个工地做工,女泥鳅则做了很古怪的一个老男人的保姆。影片结束时,女泥鳅把钱送到千恩万谢的乡亲们手中,男泥鳅则死于工地的一次塌方事故。这样的情节安排事实上有损于影片所追求的艺术效果。它的合理性和真实性都不是不能提出疑问的。拖欠工人工资是目前一个很严峻的社会问题,它在实际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复杂性和尖锐性早已超出了影片所表现的内容,影片所提供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也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很难理解和认同的。影片看到后来,我们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认知能力和道德感都发生了问题。 有人说,往上查三代,大家都是农民。言下之意,现在的城里人都是昔日的农民,应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实际上,我们这些城里人总是念念不忘他们是农民。他们做着和工人同样的工作,我们还是称呼他们“农民工”,或者叫“打工者”、“进城务工人员”,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是以一种不同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我相信导演是有广博的爱心和同情心的,但是从影片提供给我们的内容来看,他也不能超越这种目光。对比一下他所拍摄的表现城市人群的作品——譬如《空镜子》——就能发现,在那里曾经平实自然、游刃有余的镜头,在这里却变得躁动不安,有些穷于应付的感觉。导演的聪明之处是选择了比较夸张的喜剧性表现手段,从而突破了一般的真实性界限,观众可以在“喜剧”的框架内理解
 
   影片《泥鳅也是鱼》就是这样一部新的历史条件下关于进城农民的作品。在这部作品中,倪萍与倪大宏分别饰演了都叫泥鳅的一对男女。男泥鳅是个包工头儿,城市对于他已经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女泥鳅却是第一次离开故乡,她和男人分手后,独自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到城里来寻找新的生活。于是他们相遇了。影片所要讲的,其实是这两个漂泊者的爱情故事。城市只是发生这个故事的背景,是这出爱情喜剧上演的舞台,就像他们也曾在家乡的小河边、树荫下、麦秸垛旁谈情说爱一样,现在他们是在工棚里、工地上,或临时租住的“家”里,寻求爱与被爱。爱情没有什么不同,改变了的,是发生这爱情的环境。
 
   影片拍得比较耐看,几个主要角色也都尽心尽力,倪大宏饰演的男泥鳅是个阅历很多的人,他带着乡亲们来北京打工,却也希望能有人安慰他寂寞的心灵。他追求女泥鳅,目的很简单,就是“晚上一起睡觉做个伴”。他的谦卑、油滑、无赖以及不知不觉流露出来的善良,使他被塑造成了进城农民的新的代表。倪萍饰演的女泥鳅和他相比就显得弱一些。这主要的还并非倪萍在表演方面实力不如倪大宏,影片所规定的女泥鳅的道德感和行为,也影响到观众对倪萍的认识和评价。女泥鳅是一个内心充满自尊的人,初次进城的经历使得她还不能轻而易举地融入新的环境。她需要另一条“泥鳅”,但是,她又一直不肯接受他。她的复杂性就表现在生活本身和道德感受都显示出选择的两难处境。
 
   所以,刚刚结束的第18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将最佳影片艺术贡献奖授予《泥鳅也是鱼》不是没有道理的。这说明,影片已经在一定范围内得到了有关人士的肯定。几乎所有媒体在报道中都提到了倪萍的一段表白:“导演要求所有的演员都不化妆,用最真实的状态和心态出演这部电影。”这和导演在叙述风格上的追求大体是一致的。导演杨亚洲素有中国“平民导演”之称,他的创作一直比较关注生活中“沉默的大多数”,也就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泥鳅也是鱼》使杨导演的这种追求得以发扬光大,他的摄像机镜头始终没有离开过生活在泥土中的“泥鳅”,这些人的悲欢与辛酸不断撞击着我们近乎麻木的神经。
导演和演员对某些元素的处理;而导演的目光也因表现的夸张性显得更加突出了。 事实上,我们看很多以进城农民为表现对象的影视作品,常常能发现这样的目光。这是一种从他人身上认识自己的目光。在这种目光注视下,这些农民就成了“城市中的他者”。我们需要这种目光是因为,通过“他者”,我们不仅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优越感,还为城市久治不愈的痼疾找到了一剂猛药。这种优越感突出表现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俯瞰式广角镜头和嘈杂的氛围里,工人们劳动、吃饭、休息的内在节奏,在这里,都被处理成一种紧张焦虑状,而女泥鳅做保姆时逗老人开心所用的那些办法,也清楚地说明,“他者”的目光严重制约着我们对于“农民工”的观察与想像,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将落后、愚昧、低俗等等特征赋予“他者”身上。然而,这个“他者”又往往承担着我们的道德想像和诉求,女泥鳅终于成为道德承担者自不待言,甚至男泥鳅,在他献身之后,也迅速地升华了,在我们的心中变得高大起来。二者本来是一对矛盾,却被有效地统一在这样的目光之中,想想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有些事情也很难说,潘虹饰演的那个女主人,其实正是一个包含了这种矛盾性的混合体。虽有漫画之嫌,却也包含着一定的真实性。
 
   推动影片叙事的主要情节是男泥鳅和女泥鳅为了还清拖欠工人的工资,在城市里四处打工挣钱。原本他们出来挣钱,是为了自己的生活,由于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作为领头人的男泥鳅只能自己承担起这份责任。这时,女泥鳅已经自觉地将她和男泥鳅视为一个整体,她认为,即使自己吃亏,也不能让乡亲们吃亏。而正在以爱情的名义追求她的男泥鳅,当然愿意听从她的安排。于是,男泥鳅到另一个工地做工,女泥鳅则做了很古怪的一个老男人的保姆。影片结束时,女泥鳅把钱送到千恩万谢的乡亲们手中,男泥鳅则死于工地的一次塌方事故。这样的情节安排事实上有损于影片所追求的艺术效果。它的合理性和真实性都不是不能提出疑问的。拖欠工人工资是目前一个很严峻的社会问题,它在实际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复杂性和尖锐性早已超出了影片所表现的内容,影片所提供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也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很难理解和认同的。影片看到后来,我们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认知能力和道德感都发生了问题。
 
导演和演员对某些元素的处理;而导演的目光也因表现的夸张性显得更加突出了。 事实上,我们看很多以进城农民为表现对象的影视作品,常常能发现这样的目光。这是一种从他人身上认识自己的目光。在这种目光注视下,这些农民就成了“城市中的他者”。我们需要这种目光是因为,通过“他者”,我们不仅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优越感,还为城市久治不愈的痼疾找到了一剂猛药。这种优越感突出表现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俯瞰式广角镜头和嘈杂的氛围里,工人们劳动、吃饭、休息的内在节奏,在这里,都被处理成一种紧张焦虑状,而女泥鳅做保姆时逗老人开心所用的那些办法,也清楚地说明,“他者”的目光严重制约着我们对于“农民工”的观察与想像,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将落后、愚昧、低俗等等特征赋予“他者”身上。然而,这个“他者”又往往承担着我们的道德想像和诉求,女泥鳅终于成为道德承担者自不待言,甚至男泥鳅,在他献身之后,也迅速地升华了,在我们的心中变得高大起来。二者本来是一对矛盾,却被有效地统一在这样的目光之中,想想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有些事情也很难说,潘虹饰演的那个女主人,其实正是一个包含了这种矛盾性的混合体。虽有漫画之嫌,却也包含着一定的真实性。
   有人说,往上查三代,大家都是农民。言下之意,现在的城里人都是昔日的农民,应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实际上,我们这些城里人总是念念不忘他们是农民。他们做着和工人同样的工作,我们还是称呼他们“农民工”,或者叫“打工者”、“进城务工人员”,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是以一种不同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我相信导演是有广博的爱心和同情心的,但是从影片提供给我们的内容来看,他也不能超越这种目光。对比一下他所拍摄的表现城市人群的作品——譬如《空镜子》——就能发现,在那里曾经平实自然、游刃有余的镜头,在这里却变得躁动不安,有些穷于应付的感觉。导演的聪明之处是选择了比较夸张的喜剧性表现手段,从而突破了一般的真实性界限,观众可以在“喜剧”的框架内理解导演和演员对某些元素的处理;而导演的目光也因表现的夸张性显得更加突出了。
 
   事实上,我们看很多以进城农民为表现对象的影视作品,常常能发现这样的目光。这是一种从他人身上认识自己的目光。在这种目光注视下,这些农民就成了“城市中的他者”。我们需要这种目光是因为,通过“他者”,我们不仅获得了一种精神上的优越感,还为城市久治不愈的痼疾找到了一剂猛药。这种优越感突出表现在影片中多次出现的俯瞰式广角镜头和嘈杂的氛围里,工人们劳动、吃饭、休息的内在节奏,在这里,都被处理成一种紧张焦虑状,而女泥鳅做保姆时逗老人开心所用的那些办法,也清楚地说明,“他者”的目光严重制约着我们对于“农民工”的观察与想像,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将落后、愚昧、低俗等等特征赋予“他者”身上。然而,这个“他者”又往往承担着我们的道德想像和诉求,女泥鳅终于成为道德承担者自不待言,甚至男泥鳅,在他献身之后,也迅速地升华了,在我们的心中变得高大起来。二者本来是一对矛盾,却被有效地统一在这样的目光之中,想想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有些事情也很难说,潘虹饰演的那个女主人,其实正是一个包含了这种矛盾性的混合体。虽有漫画之嫌,却也包含着一定的真实性。
鱼》不是没有道理的。这说明,影片已经在一定范围内得到了有关人士的肯定。几乎所有媒体在报道中都提到了倪萍的一段表白:“导演要求所有的演员都不化妆,用最真实的状态和心态出演这部电影。”这和导演在叙述风格上的追求大体是一致的。导演杨亚洲素有中国“平民导演”之称,他的创作一直比较关注生活中“沉默的大多数”,也就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状态。《泥鳅也是鱼》使杨导演的这种追求得以发扬光大,他的摄像机镜头始终没有离开过生活在泥土中的“泥鳅”,这些人的悲欢与辛酸不断撞击着我们近乎麻木的神经。 推动影片叙事的主要情节是男泥鳅和女泥鳅为了还清拖欠工人的工资,在城市里四处打工挣钱。原本他们出来挣钱,是为了自己的生活,由于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作为领头人的男泥鳅只能自己承担起这份责任。这时,女泥鳅已经自觉地将她和男泥鳅视为一个整体,她认为,即使自己吃亏,也不能让乡亲们吃亏。而正在以爱情的名义追求她的男泥鳅,当然愿意听从她的安排。于是,男泥鳅到另一个工地做工,女泥鳅则做了很古怪的一个老男人的保姆。影片结束时,女泥鳅把钱送到千恩万谢的乡亲们手中,男泥鳅则死于工地的一次塌方事故。这样的情节安排事实上有损于影片所追求的艺术效果。它的合理性和真实性都不是不能提出疑问的。拖欠工人工资是目前一个很严峻的社会问题,它在实际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复杂性和尖锐性早已超出了影片所表现的内容,影片所提供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也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很难理解和认同的。影片看到后来,我们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认知能力和道德感都发生了问题。 有人说,往上查三代,大家都是农民。言下之意,现在的城里人都是昔日的农民,应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实际上,我们这些城里人总是念念不忘他们是农民。他们做着和工人同样的工作,我们还是称呼他们“农民工”,或者叫“打工者”、“进城务工人员”,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是以一种不同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我相信导演是有广博的爱心和同情心的,但是从影片提供给我们的内容来看,他也不能超越这种目光。对比一下他所拍摄的表现城市人群的作品——譬如《空镜子》——就能发现,在那里曾经平实自然、游刃有余的镜头,在这里却变得躁动不安,有些穷于应付的感觉。导演的聪明之处是选择了比较夸张的喜剧性表现手段,从而突破了一般的真实性界限,观众可以在“喜剧”的框架内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