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无酒的日子  

2006-01-21 23:5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称为“愤青”,是很荣耀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们有时真的不妨狂一点,也给庸庸碌碌的日子添一点色彩。古代很多文人是喜欢饮酒的,一醉方休,放纵了自己的身体。但多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在酒中寄寓了太多的东西。“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使他们挣脱了束缚自己的枷锁,获得了心灵和精神的自由。我们不是古人,也便少了古人的雅趣和疏狂。“凭高酹酒,此兴悠哉”,在我们已是可望而不可求;而“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这样的勇气与豪情,怕也是早就没有了。时代的变迁,不仅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也改变了我们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态度。古人能“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或者“顾影独尽,忽焉复醉”,我们是很难做到的。不是没有酒,也不是不能醉,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应酬。应酬成了日子中常见的一道风景,自任旷达或知己相逢的机会倒难得一遇了。前几天,几个同好有武夷之行,才能呼朋唤友,畅饮一回。现在想起来,也还有些余香值得回味。不过,这样的日子还是太少了。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气馁。事实上,若论对酒的态度,我们是输于古人的。不仅喝不出古人的境界,我怕连喝酒的勇气也要大打折扣了。父亲活着的时候,喜欢说:“饮酒不过醉为高。”我却连这种豪情也没有。在这里,酒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日子背后的无味与平庸,也照出了我的衰老和怯懦。我们总有太多的理由不让自己饮酒,拒绝饮酒甚至成了文明的一种标志,那么,我们的日子里越来越缺少酒的味道和酒的迷
无酒的日子人称为“愤青”,是很荣耀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们有时真的不妨狂一点,也给庸庸碌碌的日子添一点色彩。古代很多文人是喜欢饮酒的,一醉方休,放纵了自己的身体。但多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在酒中寄寓了太多的东西。“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使他们挣脱了束缚自己的枷锁,获得了心灵和精神的自由。我们不是古人,也便少了古人的雅趣和疏狂。“凭高酹酒,此兴悠哉”,在我们已是可望而不可求;而“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这样的勇气与豪情,怕也是早就没有了。时代的变迁,不仅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也改变了我们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态度。古人能“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或者“顾影独尽,忽焉复醉”,我们是很难做到的。不是没有酒,也不是不能醉,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应酬。应酬成了日子中常见的一道风景,自任旷达或知己相逢的机会倒难得一遇了。前几天,几个同好有武夷之行,才能呼朋唤友,畅饮一回。现在想起来,也还有些余香值得回味。不过,这样的日子还是太少了。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气馁。事实上,若论对酒的态度,我们是输于古人的。不仅喝不出古人的境界,我怕连喝酒的勇气也要大打折扣了。父亲活着的时候,喜欢说:“饮酒不过醉为高。”我却连这种豪情也没有。在这里,酒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日子背后的无味与平庸,也照出了我的衰老和怯懦。我们总有太多的理由不让自己饮酒,拒绝饮酒甚至成了文明的一种标志,那么,我们的日子里越来越缺少酒的味道和酒的迷
解玺璋
大风起兮,窗外飘过的落叶,明黄的光渐渐地暗淡下去,正是“物既老而悲伤”的时候。古人这个时候是要击筑悲歌、感怀伤逝,或触景生情、睹物思乡的,而举凡种种情境都离不开酒。苏轼见到“霜露既降,木叶尽脱”的清幽景色,感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如此美好的夜晚,没有酒,怎样度过呢?对他来说,这的确是个问题。回家与妻子商量,妻子说:“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苏轼能够表现他的豪放或豪迈,实在是因为家里有这样一位“可爱的女人”。
然而,在2004年的这个时刻,在“草木摇落而变衰”的时候,我独自坐在窗前,既没有酒,也少了饮酒的那种情怀。我想,明天出门,也许该加件衣裳。这样的日子过了不知有多久了,没有激情,没有豪迈,没有浪漫,没有冲动,甚至没有一点心血来潮。日子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去了,平淡而无味,用梁山好汉们的话说,这样的日子,怕是要“淡出鸟来”了。要命的是我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平淡,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或许这正是一个人衰老的标志吧?毕竟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五十而知天命”,还能像年轻人一样,对什么都感到好奇,感到惊讶,给人一种不大安分的印象吗?看一切都很正常,本该如此,用不着大惊小怪,这才显得成熟而又有风度呀。狂,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不过,仔细想一想,在我的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也还藏着一点不安,或者说不甘,时不时的还会冒出来,别人不敢说,至少吓本人一大跳。最近冒了一下,是我终于脱离报纸,进了出版社。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颇有些冒险的。不说现在的出版环境是如何险恶,单说中年变法,改换门庭,也让很多朋友为我担忧。你在报纸干得好好的,何必来淌出版这道混水?对你能有什么好处?然而,我倒觉得可以为此浮一大白。至少,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又多了许多新的欲望,新的期待。我想,这大概就是那点“不安”和“不甘”给我带来的心血来潮吧。本来我觉得我已经没救儿了,这点“不安”或“不甘”,成了我的救命稻草。(一篇旧文,放在这里,聊备一读)
年龄是不应该成为问题的。在一次座谈会上,有人戏称大导林兆华“愤青”,大导欣然一笑,我看是接受了。“愤青”也者,愤怒青年之谓也。一个年近古稀的人,被人称为“愤青”,是很荣耀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们有时真的不妨狂一点,也给庸庸碌碌的日子添一点色彩。古代很多文人是喜欢饮酒的,一醉方休,放纵了自己的身体。但多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在酒中寄寓了太多的东西。“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使他们挣脱了束缚自己的枷锁,获得了心灵和精神的自由。
我们不是古人,也便少了古人的雅趣和疏狂。“凭高酹酒,此兴悠哉”,在我们已是可望而不可求;而“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这样的勇气与豪情,怕也是早就没有了。时代的变迁,不仅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也改变了我们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态度。古人能“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或者“顾影独尽,忽焉复醉”,我们是很难做到的。不是没有酒,也不是不能醉,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应酬。应酬成了日子中常见的一道风景,自任旷达或知己相逢的机会倒难得一遇了。前几天,几个同好有武夷之行,才能呼朋唤友,畅饮一回。现在想起来,也还有些余香值得回味。
不过,这样的日子还是太少了。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气馁。事实上,若论对酒的态度,我们是输于古人的。不仅喝不出古人的境界,我怕连喝酒的勇气也要大打折扣了。父亲活着的时候,喜欢说:“饮酒不过醉为高。”我却连这种豪情也没有。在这里,酒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日子背后的无味与平庸,也照出了我的衰老和怯懦。我们总有太多的理由不让自己饮酒,拒绝饮酒甚至成了文明的一种标志,那么,我们的日子里越来越缺少酒的味道和酒的迷狂,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人称为“愤青”,是很荣耀的。“老夫聊发少年狂”,我们有时真的不妨狂一点,也给庸庸碌碌的日子添一点色彩。古代很多文人是喜欢饮酒的,一醉方休,放纵了自己的身体。但多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在酒中寄寓了太多的东西。“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酒使他们挣脱了束缚自己的枷锁,获得了心灵和精神的自由。我们不是古人,也便少了古人的雅趣和疏狂。“凭高酹酒,此兴悠哉”,在我们已是可望而不可求;而“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这样的勇气与豪情,怕也是早就没有了。时代的变迁,不仅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也改变了我们的生存方式和生活态度。古人能“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或者“顾影独尽,忽焉复醉”,我们是很难做到的。不是没有酒,也不是不能醉,但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应酬。应酬成了日子中常见的一道风景,自任旷达或知己相逢的机会倒难得一遇了。前几天,几个同好有武夷之行,才能呼朋唤友,畅饮一回。现在想起来,也还有些余香值得回味。不过,这样的日子还是太少了。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气馁。事实上,若论对酒的态度,我们是输于古人的。不仅喝不出古人的境界,我怕连喝酒的勇气也要大打折扣了。父亲活着的时候,喜欢说:“饮酒不过醉为高。”我却连这种豪情也没有。在这里,酒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日子背后的无味与平庸,也照出了我的衰老和怯懦。我们总有太多的理由不让自己饮酒,拒绝饮酒甚至成了文明的一种标志,那么,我们的日子里越来越缺少酒的味道和酒的迷
不过,仔细想一想,在我的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地方,也还藏着一点不安,或者说不甘,时不时的还会冒出来,别人不敢说,至少吓本人一大跳。最近冒了一下,是我终于脱离报纸,进了出版社。在很多人看来,这是颇有些冒险的。不说现在的出版环境是如何险恶,单说中年变法,改换门庭,也让很多朋友为我担忧。你在报纸干得好好的,何必来淌出版这道混水?对你能有什么好处?然而,我倒觉得可以为此浮一大白。至少,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又多了许多新的欲望,新的期待。我想,这大概就是那点“不安”和“不甘”给我带来的心血来潮吧。本来我觉得我已经没救儿了,这点“不安”或“不甘”,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一篇旧文,放在这里,聊备一读)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