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  

2005-12-30 23:5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解玺璋2003年10月10日,这个早晨,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明媚的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窗,抚摩着父亲健硕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沉静而安详的样子。即使他睡了,也是要睡得惊天动地的。现在,他却沉静而安详地躺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周围环绕着一群白大褂儿。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肃穆得让我感觉有点儿不真实。父亲在这个早晨离我们而去。他走得那么匆忙,以至于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不会死的,他的手总是那样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卡住死神的脖子。我这样想着,恍惚中,仿佛看到父亲正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温厚而锐利,好像有什么事,是要嘱托于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的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在寻找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可木讷的我,竟完全忽略了他的眼神里释放的信息。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生命的终结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然而,父亲还是走了。过去,他在的时候,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想起他;现在,他不在了,倒隐约有了一点缺憾。我不以为我是孝子,孝子是要子承父业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我却从来没有觉得父亲的“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你不要小看你的父亲,他的武术和医术都是真功夫。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敷衍和奉承。因此我也还感到有一点自豪。但也仅此而已。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或者说,我能够为他做点什么呢?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不曾帮过他什么。我曾经想,我可能不是习武的材料,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就顺从他的安排学中医了。结果呢?几十年在他身边,我甚至连对武术和中医的兴趣都没能培养出来。我想我一定是让他感到失望和伤心了。父亲不是个庸常之辈,在世的时候,他常说,中医无医,西医无药。自然这是激愤之词,却也说

明他自视很高,很想有一番作为的。他自幼习武,尚未长成就为养家糊口而操劳,没有机会上学。但他喜欢买书,也读了很多书。尤其是在晚年,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做完功课,便伏案写作。即使在病重之后,也没有间断。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他有时也把写好的东西给我看,是希望我帮他整理的意思。我却总是不太积极,做得有些敷衍了事。或者是我真的看不懂他写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从心里没觉得他写得这些东西有什么价值。我是新文化养育的,对旧文化总有那么一点不信任,所以,在很长时间里,我对父亲及其武术和中医,总是取一种貌合神离,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是后来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我有时也想到父亲和他的那些书稿。但直到他离开我们,我才感觉到我有责任把父亲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稿整理出版。事情就是这样奇怪,人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珍惜;人不在了,才发现他的可贵。有人说,活着不孝,死了瞎胡闹。惟其如此,我也只能这样做,这是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使他高兴和欣慰的事。如果他在世的时候我曾让他感到过失望和伤心的话,那么,我希望这种方式能弥补我的过失,并求得他的谅解。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心才会获得一点点安宁。父亲零零散散写了很多东西,有关于八卦掌的,也有关于中医的。这本《八卦掌按摩疗法》则最能体现他的“医武同源”的思想。武术的本质是什么?不是逞强好胜,更不是恃强凌弱,而是健体强身,而中医也有调动自身机能而治愈疾病的传统。二者结合,终于成就了他的“无药医疗”和“指针疗法”。我最初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武术、中医我都是外行,那些深奥的道理并不都懂,但一句一句地看下来,也像是心有所悟似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由于我的疏忽,留下不必要的遗憾。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这本二百来页的书,我前后校阅了三遍,就是希望能给读者一本放心的读物。

明他自视很高,很想有一番作为的。他自幼习武,尚未长成就为养家糊口而操劳,没有机会上学。但他喜欢买书,也读了很多书。尤其是在晚年,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做完功课,便伏案写作。即使在病重之后,也没有间断。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他有时也把写好的东西给我看,是希望我帮他整理的意思。我却总是不太积极,做得有些敷衍了事。或者是我真的看不懂他写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从心里没觉得他写得这些东西有什么价值。我是新文化养育的,对旧文化总有那么一点不信任,所以,在很长时间里,我对父亲及其武术和中医,总是取一种貌合神离,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是后来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我有时也想到父亲和他的那些书稿。但直到他离开我们,我才感觉到我有责任把父亲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稿整理出版。事情就是这样奇怪,人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珍惜;人不在了,才发现他的可贵。有人说,活着不孝,死了瞎胡闹。惟其如此,我也只能这样做,这是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使他高兴和欣慰的事。如果他在世的时候我曾让他感到过失望和伤心的话,那么,我希望这种方式能弥补我的过失,并求得他的谅解。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心才会获得一点点安宁。父亲零零散散写了很多东西,有关于八卦掌的,也有关于中医的。这本《八卦掌按摩疗法》则最能体现他的“医武同源”的思想。武术的本质是什么?不是逞强好胜,更不是恃强凌弱,而是健体强身,而中医也有调动自身机能而治愈疾病的传统。二者结合,终于成就了他的“无药医疗”和“指针疗法”。我最初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武术、中医我都是外行,那些深奥的道理并不都懂,但一句一句地看下来,也像是心有所悟似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由于我的疏忽,留下不必要的遗憾。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这本二百来页的书,我前后校阅了三遍,就是希望能给读者一本放心的读物。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解玺璋2003年10月10日,这个早晨,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明媚的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窗,抚摩着父亲健硕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沉静而安详的样子。即使他睡了,也是要睡得惊天动地的。现在,他却沉静而安详地躺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周围环绕着一群白大褂儿。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肃穆得让我感觉有点儿不真实。父亲在这个早晨离我们而去。他走得那么匆忙,以至于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不会死的,他的手总是那样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卡住死神的脖子。我这样想着,恍惚中,仿佛看到父亲正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温厚而锐利,好像有什么事,是要嘱托于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的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在寻找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可木讷的我,竟完全忽略了他的眼神里释放的信息。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生命的终结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然而,父亲还是走了。过去,他在的时候,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想起他;现在,他不在了,倒隐约有了一点缺憾。我不以为我是孝子,孝子是要子承父业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我却从来没有觉得父亲的“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你不要小看你的父亲,他的武术和医术都是真功夫。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敷衍和奉承。因此我也还感到有一点自豪。但也仅此而已。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或者说,我能够为他做点什么呢?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不曾帮过他什么。我曾经想,我可能不是习武的材料,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就顺从他的安排学中医了。结果呢?几十年在他身边,我甚至连对武术和中医的兴趣都没能培养出来。我想我一定是让他感到失望和伤心了。父亲不是个庸常之辈,在世的时候,他常说,中医无医,西医无药。自然这是激愤之词,却也说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解玺璋2003年10月10日,这个早晨,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明媚的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窗,抚摩着父亲健硕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沉静而安详的样子。即使他睡了,也是要睡得惊天动地的。现在,他却沉静而安详地躺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周围环绕着一群白大褂儿。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肃穆得让我感觉有点儿不真实。父亲在这个早晨离我们而去。他走得那么匆忙,以至于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不会死的,他的手总是那样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卡住死神的脖子。我这样想着,恍惚中,仿佛看到父亲正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温厚而锐利,好像有什么事,是要嘱托于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的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在寻找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可木讷的我,竟完全忽略了他的眼神里释放的信息。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生命的终结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然而,父亲还是走了。过去,他在的时候,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想起他;现在,他不在了,倒隐约有了一点缺憾。我不以为我是孝子,孝子是要子承父业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我却从来没有觉得父亲的“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你不要小看你的父亲,他的武术和医术都是真功夫。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敷衍和奉承。因此我也还感到有一点自豪。但也仅此而已。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或者说,我能够为他做点什么呢?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不曾帮过他什么。我曾经想,我可能不是习武的材料,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就顺从他的安排学中医了。结果呢?几十年在他身边,我甚至连对武术和中医的兴趣都没能培养出来。我想我一定是让他感到失望和伤心了。父亲不是个庸常之辈,在世的时候,他常说,中医无医,西医无药。自然这是激愤之词,却也说解玺璋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解玺璋2003年10月10日,这个早晨,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明媚的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窗,抚摩着父亲健硕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沉静而安详的样子。即使他睡了,也是要睡得惊天动地的。现在,他却沉静而安详地躺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周围环绕着一群白大褂儿。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肃穆得让我感觉有点儿不真实。父亲在这个早晨离我们而去。他走得那么匆忙,以至于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不会死的,他的手总是那样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卡住死神的脖子。我这样想着,恍惚中,仿佛看到父亲正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温厚而锐利,好像有什么事,是要嘱托于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的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在寻找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可木讷的我,竟完全忽略了他的眼神里释放的信息。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生命的终结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然而,父亲还是走了。过去,他在的时候,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想起他;现在,他不在了,倒隐约有了一点缺憾。我不以为我是孝子,孝子是要子承父业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我却从来没有觉得父亲的“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你不要小看你的父亲,他的武术和医术都是真功夫。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敷衍和奉承。因此我也还感到有一点自豪。但也仅此而已。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或者说,我能够为他做点什么呢?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不曾帮过他什么。我曾经想,我可能不是习武的材料,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就顺从他的安排学中医了。结果呢?几十年在他身边,我甚至连对武术和中医的兴趣都没能培养出来。我想我一定是让他感到失望和伤心了。父亲不是个庸常之辈,在世的时候,他常说,中医无医,西医无药。自然这是激愤之词,却也说2003年10月10日,这个早晨,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明媚的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窗,抚摩着父亲健硕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沉静而安详的样子。即使他睡了,也是要睡得惊天动地的。现在,他却沉静而安详地躺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周围环绕着一群白大褂儿。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肃穆得让我感觉有点儿不真实。

 

父亲在这个早晨离我们而去。他走得那么匆忙,以至于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不会死的,他的手总是那样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卡住死神的脖子。我这样想着,恍惚中,仿佛看到父亲正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温厚而锐利,好像有什么事,是要嘱托于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的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在寻找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可木讷的我,竟完全忽略了他的眼神里释放的信息。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生命的终结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

这期间我抱着《简明中医词典》和《中医大词典》,不仅反复读了这本书,还对照浏览了《黄帝内经素问》、《灵枢经》、《难经》、《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著作,就算是一种补偿吧,至少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培养了日益浓厚的兴趣。《八卦掌按摩疗法》能够顺利地整理出版,绝非我一人之功。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她给了我许多理解和信任;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她承担了全部家务,悉心照料我的生活,给了我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我还要感谢我的二弟,他用他的中医知识给了我很多具体的指导和帮助;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哥刘光汉,是他最后校阅了全部书稿,订正了许多我不曾发现的问题,并为本书写了序言;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尚红科、没有他们的帮助,这本书不会这么顺利地与读者见面。我已经尽了我的力量,但由于父亲已经不在,我的整理仍难免有所疏漏,在此特求正于方家,希望能不吝赐教。(本文是我为《八卦掌按摩疗法》一书写的后记)

 

这期间我抱着《简明中医词典》和《中医大词典》,不仅反复读了这本书,还对照浏览了《黄帝内经素问》、《灵枢经》、《难经》、《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著作,就算是一种补偿吧,至少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培养了日益浓厚的兴趣。《八卦掌按摩疗法》能够顺利地整理出版,绝非我一人之功。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她给了我许多理解和信任;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她承担了全部家务,悉心照料我的生活,给了我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我还要感谢我的二弟,他用他的中医知识给了我很多具体的指导和帮助;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哥刘光汉,是他最后校阅了全部书稿,订正了许多我不曾发现的问题,并为本书写了序言;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尚红科、没有他们的帮助,这本书不会这么顺利地与读者见面。我已经尽了我的力量,但由于父亲已经不在,我的整理仍难免有所疏漏,在此特求正于方家,希望能不吝赐教。(本文是我为《八卦掌按摩疗法》一书写的后记) 然而,父亲还是走了。过去,他在的时候,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想起他;现在,他不在了,倒隐约有了一点缺憾。我不以为我是孝子,孝子是要子承父业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我却从来没有觉得父亲的“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你不要小看你的父亲,他的武术和医术都是真功夫。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敷衍和奉承。因此我也还感到有一点自豪。但也仅此而已。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或者说,我能够为他做点什么呢?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不曾帮过他什么。我曾经想,我可能不是习武的材料,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就顺从他的安排学中医了。结果呢?几十年在他身边,我甚至连对武术和中医的兴趣都没能培养出来。我想我一定是让他感到失望和伤心了。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解玺璋2003年10月10日,这个早晨,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明媚的阳光,穿透病房的玻璃窗,抚摩着父亲健硕的身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沉静而安详的样子。即使他睡了,也是要睡得惊天动地的。现在,他却沉静而安详地躺在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周围环绕着一群白大褂儿。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肃穆得让我感觉有点儿不真实。父亲在这个早晨离我们而去。他走得那么匆忙,以至于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是不会死的,他的手总是那样有力,可以毫不费力地卡住死神的脖子。我这样想着,恍惚中,仿佛看到父亲正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温厚而锐利,好像有什么事,是要嘱托于我的。现在回想起来,在医院的这些天,他似乎一直在寻找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可木讷的我,竟完全忽略了他的眼神里释放的信息。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觉得他的生命的终结是不会来得这么快的。然而,父亲还是走了。过去,他在的时候,我很少回家,也很少想起他;现在,他不在了,倒隐约有了一点缺憾。我不以为我是孝子,孝子是要子承父业的,“三年无改于父之道”,这才是孝子所为。我却从来没有觉得父亲的“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你不要小看你的父亲,他的武术和医术都是真功夫。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实话,不是敷衍和奉承。因此我也还感到有一点自豪。但也仅此而已。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呢?或者说,我能够为他做点什么呢?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并不曾帮过他什么。我曾经想,我可能不是习武的材料,但如果不是“文革”,也许我就顺从他的安排学中医了。结果呢?几十年在他身边,我甚至连对武术和中医的兴趣都没能培养出来。我想我一定是让他感到失望和伤心了。父亲不是个庸常之辈,在世的时候,他常说,中医无医,西医无药。自然这是激愤之词,却也说父亲不是个庸常之辈,在世的时候,他常说,中医无医,西医无药。自然这是激愤之词,却也说明他自视很高,很想有一番作为的。他自幼习武,尚未长成就为养家糊口而操劳,没有机会上学。但他喜欢买书,也读了很多书。尤其是在晚年,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做完功课,便伏案写作。即使在病重之后,也没有间断。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他有时也把写好的东西给我看,是希望我帮他整理的意思。我却总是不太积极,做得有些敷衍了事。或者是我真的看不懂他写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从心里没觉得他写得这些东西有什么价值。

 

这期间我抱着《简明中医词典》和《中医大词典》,不仅反复读了这本书,还对照浏览了《黄帝内经素问》、《灵枢经》、《难经》、《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著作,就算是一种补偿吧,至少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培养了日益浓厚的兴趣。《八卦掌按摩疗法》能够顺利地整理出版,绝非我一人之功。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她给了我许多理解和信任;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她承担了全部家务,悉心照料我的生活,给了我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我还要感谢我的二弟,他用他的中医知识给了我很多具体的指导和帮助;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哥刘光汉,是他最后校阅了全部书稿,订正了许多我不曾发现的问题,并为本书写了序言;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尚红科、没有他们的帮助,这本书不会这么顺利地与读者见面。我已经尽了我的力量,但由于父亲已经不在,我的整理仍难免有所疏漏,在此特求正于方家,希望能不吝赐教。(本文是我为《八卦掌按摩疗法》一书写的后记) 我是新文化养育的,对旧文化总有那么一点不信任,所以,在很长时间里,我对父亲及其武术和中医,总是取一种貌合神离,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是后来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我有时也想到父亲和他的那些书稿。但直到他离开我们,我才感觉到我有责任把父亲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稿整理出版。事情就是这样奇怪,人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珍惜;人不在了,才发现他的可贵。有人说,活着不孝,死了瞎胡闹。惟其如此,我也只能这样做,这是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使他高兴和欣慰的事。如果他在世的时候我曾让他感到过失望和伤心的话,那么,我希望这种方式能弥补我的过失,并求得他的谅解。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心才会获得一点点安宁。

 

父亲零零散散写了很多东西,有关于八卦掌的,也有关于中医的。这本《八卦掌按摩疗法》则最能体现他的“医武同源”的思想。武术的本质是什么?不是逞强好胜,更不是恃强凌弱,而是健体强身,而中医也有调动自身机能而治愈疾病的传统。二者结合,终于成就了他的“无药医疗”和“指针疗法”。我最初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武术、中医我都是外行,那些深奥的道理并不都懂,但一句一句地看下来,也像是心有所悟似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由于我的疏忽,留下不必要的遗憾。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这本二百来页的书,我前后校阅了三遍,就是希望能给读者一本放心的读物。这期间我抱着《简明中医词典》和《中医大词典》,不仅反复读了这本书,还对照浏览了《黄帝内经素问》、《灵枢经》、《难经》、《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著作,就算是一种补偿吧,至少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培养了日益浓厚的兴趣。

 

明他自视很高,很想有一番作为的。他自幼习武,尚未长成就为养家糊口而操劳,没有机会上学。但他喜欢买书,也读了很多书。尤其是在晚年,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做完功课,便伏案写作。即使在病重之后,也没有间断。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他有时也把写好的东西给我看,是希望我帮他整理的意思。我却总是不太积极,做得有些敷衍了事。或者是我真的看不懂他写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从心里没觉得他写得这些东西有什么价值。我是新文化养育的,对旧文化总有那么一点不信任,所以,在很长时间里,我对父亲及其武术和中医,总是取一种貌合神离,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是后来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我有时也想到父亲和他的那些书稿。但直到他离开我们,我才感觉到我有责任把父亲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稿整理出版。事情就是这样奇怪,人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珍惜;人不在了,才发现他的可贵。有人说,活着不孝,死了瞎胡闹。惟其如此,我也只能这样做,这是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使他高兴和欣慰的事。如果他在世的时候我曾让他感到过失望和伤心的话,那么,我希望这种方式能弥补我的过失,并求得他的谅解。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心才会获得一点点安宁。父亲零零散散写了很多东西,有关于八卦掌的,也有关于中医的。这本《八卦掌按摩疗法》则最能体现他的“医武同源”的思想。武术的本质是什么?不是逞强好胜,更不是恃强凌弱,而是健体强身,而中医也有调动自身机能而治愈疾病的传统。二者结合,终于成就了他的“无药医疗”和“指针疗法”。我最初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武术、中医我都是外行,那些深奥的道理并不都懂,但一句一句地看下来,也像是心有所悟似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由于我的疏忽,留下不必要的遗憾。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这本二百来页的书,我前后校阅了三遍,就是希望能给读者一本放心的读物。

《八卦掌按摩疗法》能够顺利地整理出版,绝非我一人之功。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她给了我许多理解和信任;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她承担了全部家务,悉心照料我的生活,给了我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我还要感谢我的二弟,他用他的中医知识给了我很多具体的指导和帮助;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哥刘光汉,是他最后校阅了全部书稿,订正了许多我不曾发现的问题,并为本书写了序言;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尚红科、没有他们的帮助,这本书不会这么顺利地与读者见面。我已经尽了我的力量,但由于父亲已经不在,我的整理仍难免有所疏漏,在此特求正于方家,希望能不吝赐教。

 

明他自视很高,很想有一番作为的。他自幼习武,尚未长成就为养家糊口而操劳,没有机会上学。但他喜欢买书,也读了很多书。尤其是在晚年,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做完功课,便伏案写作。即使在病重之后,也没有间断。这些都是母亲告诉我的。他有时也把写好的东西给我看,是希望我帮他整理的意思。我却总是不太积极,做得有些敷衍了事。或者是我真的看不懂他写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从心里没觉得他写得这些东西有什么价值。我是新文化养育的,对旧文化总有那么一点不信任,所以,在很长时间里,我对父亲及其武术和中医,总是取一种貌合神离,敬而远之的态度。只是后来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传统文化的价值,我有时也想到父亲和他的那些书稿。但直到他离开我们,我才感觉到我有责任把父亲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稿整理出版。事情就是这样奇怪,人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珍惜;人不在了,才发现他的可贵。有人说,活着不孝,死了瞎胡闹。惟其如此,我也只能这样做,这是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使他高兴和欣慰的事。如果他在世的时候我曾让他感到过失望和伤心的话,那么,我希望这种方式能弥补我的过失,并求得他的谅解。也许只有这样,我的心才会获得一点点安宁。父亲零零散散写了很多东西,有关于八卦掌的,也有关于中医的。这本《八卦掌按摩疗法》则最能体现他的“医武同源”的思想。武术的本质是什么?不是逞强好胜,更不是恃强凌弱,而是健体强身,而中医也有调动自身机能而治愈疾病的传统。二者结合,终于成就了他的“无药医疗”和“指针疗法”。我最初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武术、中医我都是外行,那些深奥的道理并不都懂,但一句一句地看下来,也像是心有所悟似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由于我的疏忽,留下不必要的遗憾。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这本二百来页的书,我前后校阅了三遍,就是希望能给读者一本放心的读物。(本文是我为《八卦掌按摩疗法》一书写的后记)

 

这期间我抱着《简明中医词典》和《中医大词典》,不仅反复读了这本书,还对照浏览了《黄帝内经素问》、《灵枢经》、《难经》、《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著作,就算是一种补偿吧,至少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培养了日益浓厚的兴趣。《八卦掌按摩疗法》能够顺利地整理出版,绝非我一人之功。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母亲,在这漫长的日子里,她给了我许多理解和信任;我还要感谢我的妻子,她承担了全部家务,悉心照料我的生活,给了我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我还要感谢我的二弟,他用他的中医知识给了我很多具体的指导和帮助;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哥刘光汉,是他最后校阅了全部书稿,订正了许多我不曾发现的问题,并为本书写了序言;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朋友尚红科、没有他们的帮助,这本书不会这么顺利地与读者见面。我已经尽了我的力量,但由于父亲已经不在,我的整理仍难免有所疏漏,在此特求正于方家,希望能不吝赐教。(本文是我为《八卦掌按摩疗法》一书写的后记) 多想靠近你,希望能懂你 - 解玺璋 - 解玺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