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版权输出:法兰克福的小步舞曲  

2005-11-30 15:59: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版权输出:法兰克福的小步舞曲解玺璋  中国出版业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表现得似乎还不错。至少在书展开幕的第二天,英国权威出版杂志《THE BOOKSELLER》就以《中国登上世界舞台》为题,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中国出版业参展的情况。后来通报的数字显示,中国版权输出达到378项,而引进国外版权只有481项。根据这组数字我们得知,通过这样一届展会,我们引进和输出的比例已经比过去的10:1大大地提高了,甚至达到了4:5这样出人意料的高度。    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如果消息可靠的话,那么,中国出版业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对于这组数字的确切性始终没有太大的把握。据我在法兰克福的观察,事实上,相当多的版权引进项目并没有被囊括在481这个数字之内,这个潜在的数字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公开发布的数字。而输出,同过去相比,或许有所增长,但即使如此,增长幅度也是有限的,不会太大。这应该是相当一段时间内国际图书市场的基本格局。由于中国政府已经把版权贸易逆差提升到文化安全甚至政治安全的高度来认识,并且肯花大把银子来扭转这种现象,那么,在最近的将来,中国的版权输出状况将有较为明显的改观,也是可以预测的,至于能否有根本性的改变,我以为还不能过于乐观。    我们都有一种美好的愿望,想要自己的产品成为国际图书市场上的抢手货,但又不能太一厢情愿,更不能自己安慰自己。10月19日至22日,有四天时间,我始终在各个展场里浏览参展的图书,看到很多摊位上都有中国同行在与外国出版商谈判引进版权,特别是欧美国家的那些大社、名社,有时甚至同时接待几家中国出版社。而更多的人则像我一样,在各个摊位间“流窜”,随手取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目介绍”算是搜集资料。这种情况在以英语国家为主的8号馆内表现得尤为突出,原因不是别的,就是这里有太多值得我们留连往返的图书。这里的情况和6号馆中国展台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是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听来过几次的老资格介绍,今年的情况算是好的,政府重视,宣传的力度也很大,的确吸引了一些外国出版商到这里来。但比较起来,我们这里还是冷清了一点,不像欧美国家那里人气兴旺。我们带来的图书品种本来就不算很丰富,而能够吸引外国出版商眼球的图书就更少了。有的书,我们以为国外读者一定感兴趣,实际上未必如此。像
版权输出:法兰克福的小步舞曲版权输出:法兰克福的小步舞曲解玺璋  中国出版业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表现得似乎还不错。至少在书展开幕的第二天,英国权威出版杂志《THE BOOKSELLER》就以《中国登上世界舞台》为题,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中国出版业参展的情况。后来通报的数字显示,中国版权输出达到378项,而引进国外版权只有481项。根据这组数字我们得知,通过这样一届展会,我们引进和输出的比例已经比过去的10:1大大地提高了,甚至达到了4:5这样出人意料的高度。    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如果消息可靠的话,那么,中国出版业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对于这组数字的确切性始终没有太大的把握。据我在法兰克福的观察,事实上,相当多的版权引进项目并没有被囊括在481这个数字之内,这个潜在的数字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公开发布的数字。而输出,同过去相比,或许有所增长,但即使如此,增长幅度也是有限的,不会太大。这应该是相当一段时间内国际图书市场的基本格局。由于中国政府已经把版权贸易逆差提升到文化安全甚至政治安全的高度来认识,并且肯花大把银子来扭转这种现象,那么,在最近的将来,中国的版权输出状况将有较为明显的改观,也是可以预测的,至于能否有根本性的改变,我以为还不能过于乐观。    我们都有一种美好的愿望,想要自己的产品成为国际图书市场上的抢手货,但又不能太一厢情愿,更不能自己安慰自己。10月19日至22日,有四天时间,我始终在各个展场里浏览参展的图书,看到很多摊位上都有中国同行在与外国出版商谈判引进版权,特别是欧美国家的那些大社、名社,有时甚至同时接待几家中国出版社。而更多的人则像我一样,在各个摊位间“流窜”,随手取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目介绍”算是搜集资料。这种情况在以英语国家为主的8号馆内表现得尤为突出,原因不是别的,就是这里有太多值得我们留连往返的图书。这里的情况和6号馆中国展台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是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听来过几次的老资格介绍,今年的情况算是好的,政府重视,宣传的力度也很大,的确吸引了一些外国出版商到这里来。但比较起来,我们这里还是冷清了一点,不像欧美国家那里人气兴旺。我们带来的图书品种本来就不算很丰富,而能够吸引外国出版商眼球的图书就更少了。有的书,我们以为国外读者一定感兴趣,实际上未必如此。像
解玺璋
  中国出版业在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上表现得似乎还不错。至少在书展开幕的第二天,英国权威出版杂志《THE BOOKSELLER》就以《中国登上世界舞台》为题,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中国出版业参展的情况。后来通报的数字显示,中国版权输出达到378项,而引进国外版权只有481项。根据这组数字我们得知,通过这样一届展会,我们引进和输出的比例已经比过去的10:1大大地提高了,甚至达到了4:5这样出人意料的高度。
  非常尴尬,几乎拿不出更多的令人满意的作品。    版权的引进和输出,固然和文化甚至政治都脱不了干系,但在实际操作中,恐怕还不宜搞成政府的“形象工程”。它首先还是商业行为,是通过市场来实现的。政府的支持和参与固然重要,但完全靠政府出面,包打天下,护送我们的文化出境,我以为是一件费力而不讨好的事。我们是要改变目前这种贸易逆差的状况,那么,靠什么来改变呢?只能是根据读者的实际需求,不断开发市场需要的新产品。市场是不讲一厢情愿的,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我们很容易犯这样的错误,以为我们认可的好东西一定也是别人喜欢的,其实并不是这样。有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好的,别人却并不一定需要。这就是矛盾。要解决这个矛盾,就要认认真真地、切切实实地了解人家的需求。人们总是在问,市场在哪里?市场就躲在需求之中。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这样简单的道理,我们的很多人就是不明白。实际上,我们要从根本上改变目前这种版权贸易逆差的现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有产品的问题,也有观念的问题。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是个很好的开始,但也仅仅是个开始,迈出的也只是很小的一步,形势是不容乐观的。不过,我们的希望也许就蕴藏在这种不断进取的努力之中。1
  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如果消息可靠的话,那么,中国出版业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对于这组数字的确切性始终没有太大的把握。据我在法兰克福的观察,事实上,相当多的版权引进项目并没有被囊括在481这个数字之内,这个潜在的数字很可能已经超过了公开发布的数字。而输出,同过去相比,或许有所增长,但即使如此,增长幅度也是有限的,不会太大。这应该是相当一段时间内国际图书市场的基本格局。由于中国政府已经把版权贸易逆差提升到文化安全甚至政治安全的高度来认识,并且肯花大把银子来扭转这种现象,那么,在最近的将来,中国的版权输出状况将有较为明显的改观,也是可以预测的,至于能否有根本性的改变,我以为还不能过于乐观。
  
  我们都有一种美好的愿望,想要自己的产品成为国际图书市场上的抢手货,但又不能太一厢情愿,更不能自己安慰自己。10月19日至22日,有四天时间,我始终在各个展场里浏览参展的图书,看到很多摊位上都有中国同行在与外国出版商谈判引进版权,特别是欧美国家的那些大社、名社,有时甚至同时接待几家中国出版社。而更多的人则像我一样,在各个摊位间“流窜”,随手取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目介绍”算是搜集资料。这种情况在以英语国家为主的8号馆内表现得尤为突出,原因不是别的,就是这里有太多值得我们留连往返的图书。这里的情况和6号馆中国展台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是第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听来过几次的老资格介绍,今年的情况算是好的,政府重视,宣传的力度也很大,的确吸引了一些外国出版商到这里来。但比较起来,我们这里还是冷清了一点,不像欧美国家那里人气兴旺。我们带来的图书品种本来就不算很丰富,而能够吸引外国出版商眼球的图书就更少了。有的书,我们以为国外读者一定感兴趣,实际上未必如此。像《寻访“二战”德国兵》,作者在工作之余,集10年之功,采访了数十位曾经参加过“二战”的老兵,其中有纳粹、党卫军、国防军,也有少年军人和女兵,他们的口述,为研究“二战”历史提供了鲜活的第一手材料,是很有价值的。但从这里经过的外国出版商,绝大多数都没有注意或完全忽略了这本书的存在。
  
  浅层原因也许和我们推介不利有关,我们缺少对一本书进行有目的的、深入细致的推广介绍的经验;而深层原因,则暴露了我们对于国外图书市场的一知半解。事实上,我们对国外读者喜欢哪些中国图书所知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对于国外图书市场的想象,不是建立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更多的其实只是一种主观臆测,有些甚至停留在“老大中华”的妄念中,这是很可笑的。我们是有延续了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中国的传统文化也为我们提供了深厚的出版资源,当今世界的现代性转化或许真的需要中国传统文化的支持和启发,但这并不说明已经存在一个现成的图书市场。且不说中国人自己还没有最终解决传统文化的转型问题,国学热也好,儒学热也好,能在怎样的程度上解决中国人的现实问题,使我们摆脱生存困境,也是要存疑的;如何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使外国人了解、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更不是唱几句高调就能奏效的。所以,传统文化的输出,首先面临着如何将传统文化资源转化成可以输出的产品的问题。电影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经验,第一步要做的恐怕就是将传统文化符号化,再将符号化的文化进行深度加工,根据消费者的要求,生产出适销对路的产品。像现在这样,很多东西还只是原生态的“素材”,就匆匆忙忙地输送出去,是很难为国外读者接受和认可的,效果倒不见得好。
  非常尴尬,几乎拿不出更多的令人满意的作品。    版权的引进和输出,固然和文化甚至政治都脱不了干系,但在实际操作中,恐怕还不宜搞成政府的“形象工程”。它首先还是商业行为,是通过市场来实现的。政府的支持和参与固然重要,但完全靠政府出面,包打天下,护送我们的文化出境,我以为是一件费力而不讨好的事。我们是要改变目前这种贸易逆差的状况,那么,靠什么来改变呢?只能是根据读者的实际需求,不断开发市场需要的新产品。市场是不讲一厢情愿的,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我们很容易犯这样的错误,以为我们认可的好东西一定也是别人喜欢的,其实并不是这样。有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好的,别人却并不一定需要。这就是矛盾。要解决这个矛盾,就要认认真真地、切切实实地了解人家的需求。人们总是在问,市场在哪里?市场就躲在需求之中。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这样简单的道理,我们的很多人就是不明白。实际上,我们要从根本上改变目前这种版权贸易逆差的现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有产品的问题,也有观念的问题。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是个很好的开始,但也仅仅是个开始,迈出的也只是很小的一步,形势是不容乐观的。不过,我们的希望也许就蕴藏在这种不断进取的努力之中。1
  我的一个朋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到挪威,已经在那里生活、工作了20多年,谈起外国读者对中国图书的需求,她告诉我,现在有许多外国人都希望了解中国,他们对于中国的兴趣的确比以前增强了,但他们关心的首先还是今天的中国,而并非历史的中国。孔夫子的书也许很好,很有价值,很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但他们希望知道,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还有多少是孔夫子的遗传,或者说,孔夫子对他们的生活还有多大影响?我还可以提供一点旁证,展会期间,有些到我们展位来的外国出版商,问得最多的,还是有没有当代作家的作品。《狼图腾》受到欢迎,能卖很好的价钱,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但恰恰是在这个方面,我们显得非常尴尬,几乎拿不出更多的令人满意的作品。
  
  版权的引进和输出,固然和文化甚至政治都脱不了干系,但在实际操作中,恐怕还不宜搞成政府的“形象工程”。它首先还是商业行为,是通过市场来实现的。政府的支持和参与固然重要,但完全靠政府出面,包打天下,护送我们的文化出境,我以为是一件费力而不讨好的事。我们是要改变目前这种贸易逆差的状况,那么,靠什么来改变呢?只能是根据读者的实际需求,不断开发市场需要的新产品。市场是不讲一厢情愿的,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我们很容易犯这样的错误,以为我们认可的好东西一定也是别人喜欢的,其实并不是这样。有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好的,别人却并不一定需要。这就是矛盾。要解决这个矛盾,就要认认真真地、切切实实地了解人家的需求。人们总是在问,市场在哪里?市场就躲在需求之中。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这样简单的道理,我们的很多人就是不明白。实际上,我们要从根本上改变目前这种版权贸易逆差的现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有产品的问题,也有观念的问题。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是个很好的开始,但也仅仅是个开始,迈出的也只是很小的一步,形势是不容乐观的。不过,我们的希望也许就蕴藏在这种不断进取的努力之中。
 
1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