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我的长生天》:青春流浪的书写意…  

2008-07-11 00: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

解玺璋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 

会激烈变动的转型时期,生存的压力和前途的渺茫,使得年轻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陷入了巨大无边的困顿之中,他们的精神世界笼罩着苦闷、彷徨、无聊、寂寞的情绪,特别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农子弟,他们的处境就更加糟糕,现实也显得更加严峻。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作者以巨大的勇气写出了这种真实,揭示了人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可能遭遇的深刻的伤痛。他甚至残酷地、毫不留情地写出了这些生命卑贱的结局。 同时,作者也以犀利的洞察力透视青年人的复杂心理,以及青春期的生命躁动,生动地描绘了罗钳子和他的朋友们精神世界的各个方面,他们既有颓废、没落、荒唐的一面,也有单纯、敏感、善良的一面。但是,他们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好奇,这是青春期生命的本性。故事结束的时候,罗钳子和周少爷有一段对话,真是意味深长—— 周少爷突然转过头来说:罗钳子,我们是不是老了啊? 我一愣,随即长长地吐了口烟出来:老了吗?呵呵,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长大呢。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子弟没有未来,没有出路的生活境况。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算是“好孩子”。他们在苦闷、彷徨、无聊、寂寞之中做了很多荒唐事,他们放纵自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他们整夜地轧马路,集体看毛片,结伙打群架,偷钱去台球厅,压榨、欺负那些更年轻的孩子;他们满嘴粗话,抽烟、酗酒、搞女人,排着队向女生唱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度过那些多余的时间,正如罗钳子所说:“不是我要这么干的,是发育让我这么干的。”在一次“意外”之后,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他们在猝不及防中集体出逃了。他们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经历了“江湖”上的种种险恶,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看到了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丑恶与肮脏,也遇到了七姐和彩虹歌舞团,遇到了歌手马路,在这里,生活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鲜艳色彩。第一次,马路和他们谈到了理想。马路是有理想的,罗钳子他们呢?这个问题让他们感到迷茫,尽管彩虹歌舞团大篷车式的演出生活已经向他们展示了理想的某种前景。但这种理想也是不牢靠的,随着彩虹歌舞团的分裂和经营失败,他们在逃亡中最明亮、最富有激情的生活也就烟消云散了。 有人也许会说,这样一种关于青年年华的书写难道是有意义的吗?或者说,我们如何理解作者的这种书写呢?作者就是个年轻人,他的这种书写向我们传达了怎样的心声呢?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我们的青年“既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又有丰富多彩、朝气蓬勃的精神生活”,他们生活在灿烂的社会主义阳光下,不会有塞林格或凯鲁亚克所说的那些问题。“如果有个别青少年分不清两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界限,不珍惜祖国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竟也去盲目崇拜或模仿霍尔顿的思想、举止和言行,那自然是十分错误的了”。这段文字出自1983年《麦田里的守望者》首版译者序,1991年重印时,这段文字仍然被保存下来,说明这种判断还是被一些人所认可的。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在社

 

会激烈变动的转型时期,生存的压力和前途的渺茫,使得年轻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陷入了巨大无边的困顿之中,他们的精神世界笼罩着苦闷、彷徨、无聊、寂寞的情绪,特别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农子弟,他们的处境就更加糟糕,现实也显得更加严峻。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作者以巨大的勇气写出了这种真实,揭示了人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可能遭遇的深刻的伤痛。他甚至残酷地、毫不留情地写出了这些生命卑贱的结局。 同时,作者也以犀利的洞察力透视青年人的复杂心理,以及青春期的生命躁动,生动地描绘了罗钳子和他的朋友们精神世界的各个方面,他们既有颓废、没落、荒唐的一面,也有单纯、敏感、善良的一面。但是,他们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好奇,这是青春期生命的本性。故事结束的时候,罗钳子和周少爷有一段对话,真是意味深长—— 周少爷突然转过头来说:罗钳子,我们是不是老了啊? 我一愣,随即长长地吐了口烟出来:老了吗?呵呵,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长大呢。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 

会激烈变动的转型时期,生存的压力和前途的渺茫,使得年轻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陷入了巨大无边的困顿之中,他们的精神世界笼罩着苦闷、彷徨、无聊、寂寞的情绪,特别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农子弟,他们的处境就更加糟糕,现实也显得更加严峻。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作者以巨大的勇气写出了这种真实,揭示了人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可能遭遇的深刻的伤痛。他甚至残酷地、毫不留情地写出了这些生命卑贱的结局。 同时,作者也以犀利的洞察力透视青年人的复杂心理,以及青春期的生命躁动,生动地描绘了罗钳子和他的朋友们精神世界的各个方面,他们既有颓废、没落、荒唐的一面,也有单纯、敏感、善良的一面。但是,他们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好奇,这是青春期生命的本性。故事结束的时候,罗钳子和周少爷有一段对话,真是意味深长—— 周少爷突然转过头来说:罗钳子,我们是不是老了啊? 我一愣,随即长长地吐了口烟出来:老了吗?呵呵,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长大呢。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子弟没有未来,没有出路的生活境况。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算是“好孩子”。他们在苦闷、彷徨、无聊、寂寞之中做了很多荒唐事,他们放纵自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他们整夜地轧马路,集体看毛片,结伙打群架,偷钱去台球厅,压榨、欺负那些更年轻的孩子;他们满嘴粗话,抽烟、酗酒、搞女人,排着队向女生唱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度过那些多余的时间,正如罗钳子所说:“不是我要这么干的,是发育让我这么干的。”在一次“意外”之后,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他们在猝不及防中集体出逃了。他们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经历了“江湖”上的种种险恶,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看到了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丑恶与肮脏,也遇到了七姐和彩虹歌舞团,遇到了歌手马路,在这里,生活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鲜艳色彩。第一次,马路和他们谈到了理想。马路是有理想的,罗钳子他们呢?这个问题让他们感到迷茫,尽管彩虹歌舞团大篷车式的演出生活已经向他们展示了理想的某种前景。但这种理想也是不牢靠的,随着彩虹歌舞团的分裂和经营失败,他们在逃亡中最明亮、最富有激情的生活也就烟消云散了。

 

有人也许会说,这样一种关于青年年华的书写难道是有意义的吗?或者说,我们如何理解作者的这种书写呢?作者就是个年轻人,他的这种书写向我们传达了怎样的心声呢?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我们的青年“既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又有丰富多彩、朝气蓬勃的精神生活”,他们生活在灿烂的社会主义阳光下,不会有塞林格或凯鲁亚克所说的那些问题。“如果有个别青少年分不清两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界限,不珍惜祖国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竟也去盲目崇拜或模仿霍尔顿的思想、举止和言行,那自然是十分错误的了”。这段文字出自1983年《麦田里的守望者》首版译者序,会激烈变动的转型时期,生存的压力和前途的渺茫,使得年轻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陷入了巨大无边的困顿之中,他们的精神世界笼罩着苦闷、彷徨、无聊、寂寞的情绪,特别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农子弟,他们的处境就更加糟糕,现实也显得更加严峻。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作者以巨大的勇气写出了这种真实,揭示了人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可能遭遇的深刻的伤痛。他甚至残酷地、毫不留情地写出了这些生命卑贱的结局。 同时,作者也以犀利的洞察力透视青年人的复杂心理,以及青春期的生命躁动,生动地描绘了罗钳子和他的朋友们精神世界的各个方面,他们既有颓废、没落、荒唐的一面,也有单纯、敏感、善良的一面。但是,他们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好奇,这是青春期生命的本性。故事结束的时候,罗钳子和周少爷有一段对话,真是意味深长—— 周少爷突然转过头来说:罗钳子,我们是不是老了啊? 我一愣,随即长长地吐了口烟出来:老了吗?呵呵,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长大呢。 1991年重印时,这段文字仍然被保存下来,说明这种判断还是被一些人所认可的。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在社会激烈变动的转型时期,生存的压力和前途的渺茫,使得年轻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陷入了巨大无边的困顿之中,他们的精神世界笼罩着苦闷、彷徨、无聊、寂寞的情绪,特别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农子弟,他们的处境就更加糟糕,现实也显得更加严峻。这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作者以巨大的勇气写出了这种真实,揭示了人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可能遭遇的深刻的伤痛。他甚至残酷地、毫不留情地写出了这些生命卑贱的结局。

 

青春流浪的书写意义 ——读《我的长生天》 解玺璋 小说《我的长生天》写了一群刚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孩子“闯荡江湖”的故事。罗钳子和他的伙伴们从小生活在“南方那一片坑坑洼洼的山坳坳里”,他们的未来是早就被人谋划好了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是身为“工人阶级”的父母的接班人。他们甚至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被制造出来的。在他们的生活中,一点新鲜的事情都没有。 但他们毕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生命,是内心洋溢着蓬勃生机的青年,我们几乎可以听到这些孩子体内生长发育的声音。他们有自己的向往,也有对于新生活的渴望,尽管他们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在哪里?也不知道新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心里编织着山外的世界,那是他们想象中的“江湖”。那里有自由,有冒险,有信任,有友谊,也有意外中的惊喜,总之,那里的一切,对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来说,都具有不可抗拒的魅力,都足以使这些孩子产生幻想。他们义无返顾地走向“江湖”,其实是在生命的鼓动和召唤下,寻找或开辟新的未来和新的生活。 阅读这部小说,我一直在想,它与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以及杰克·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是否有一些神似之处呢?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做这种无聊的联想。当然,两种文化、两个时代,它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很难对二者进行简单的类比。但我还是觉得,至少它们都对年轻人的青春期的苦闷、彷徨、无聊、寂寞表示了深情的关注,他们都试图理解和认识这种生活可能在青年人的成长经历中发挥怎样的影响。区别仅仅在于,他们的故事是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展开的。《在路上》与《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表现的,大约是战后美国的社会现实,以及青年人对现实的反抗;而《我的长生天》所讲述的故事,则发生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在中国社会发生激烈转型的动荡时刻。 作者运用第一人称,以罗钳子的说话口吻叙述全书,生动而细致地描绘了这样一群

同时,作者也以犀利的洞察力透视青年人的复杂心理,以及青春期的生命躁动,生动地描绘了罗钳子和他的朋友们精神世界的各个方面,他们既有颓废、没落、荒唐的一面,也有单纯、敏感、善良的一面。但是,他们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与好奇,这是青春期生命的本性。故事结束的时候,罗钳子和周少爷有一段对话,真是意味深长——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子弟没有未来,没有出路的生活境况。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算是“好孩子”。他们在苦闷、彷徨、无聊、寂寞之中做了很多荒唐事,他们放纵自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他们整夜地轧马路,集体看毛片,结伙打群架,偷钱去台球厅,压榨、欺负那些更年轻的孩子;他们满嘴粗话,抽烟、酗酒、搞女人,排着队向女生唱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度过那些多余的时间,正如罗钳子所说:“不是我要这么干的,是发育让我这么干的。”在一次“意外”之后,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他们在猝不及防中集体出逃了。他们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经历了“江湖”上的种种险恶,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看到了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丑恶与肮脏,也遇到了七姐和彩虹歌舞团,遇到了歌手马路,在这里,生活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鲜艳色彩。第一次,马路和他们谈到了理想。马路是有理想的,罗钳子他们呢?这个问题让他们感到迷茫,尽管彩虹歌舞团大篷车式的演出生活已经向他们展示了理想的某种前景。但这种理想也是不牢靠的,随着彩虹歌舞团的分裂和经营失败,他们在逃亡中最明亮、最富有激情的生活也就烟消云散了。 有人也许会说,这样一种关于青年年华的书写难道是有意义的吗?或者说,我们如何理解作者的这种书写呢?作者就是个年轻人,他的这种书写向我们传达了怎样的心声呢?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我们的青年“既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又有丰富多彩、朝气蓬勃的精神生活”,他们生活在灿烂的社会主义阳光下,不会有塞林格或凯鲁亚克所说的那些问题。“如果有个别青少年分不清两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界限,不珍惜祖国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竟也去盲目崇拜或模仿霍尔顿的思想、举止和言行,那自然是十分错误的了”。这段文字出自1983年《麦田里的守望者》首版译者序,1991年重印时,这段文字仍然被保存下来,说明这种判断还是被一些人所认可的。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在社 周少爷突然转过头来说:罗钳子,我们是不是老了啊?

我一愣,随即长长地吐了口烟出来:老了吗?呵呵,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长大呢。

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子弟没有未来,没有出路的生活境况。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算是“好孩子”。他们在苦闷、彷徨、无聊、寂寞之中做了很多荒唐事,他们放纵自己,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他们整夜地轧马路,集体看毛片,结伙打群架,偷钱去台球厅,压榨、欺负那些更年轻的孩子;他们满嘴粗话,抽烟、酗酒、搞女人,排着队向女生唱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度过那些多余的时间,正如罗钳子所说:“不是我要这么干的,是发育让我这么干的。”在一次“意外”之后,带着对新生活的憧憬,他们在猝不及防中集体出逃了。他们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经历了“江湖”上的种种险恶,接触了各式各样的人物,看到了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丑恶与肮脏,也遇到了七姐和彩虹歌舞团,遇到了歌手马路,在这里,生活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鲜艳色彩。第一次,马路和他们谈到了理想。马路是有理想的,罗钳子他们呢?这个问题让他们感到迷茫,尽管彩虹歌舞团大篷车式的演出生活已经向他们展示了理想的某种前景。但这种理想也是不牢靠的,随着彩虹歌舞团的分裂和经营失败,他们在逃亡中最明亮、最富有激情的生活也就烟消云散了。 有人也许会说,这样一种关于青年年华的书写难道是有意义的吗?或者说,我们如何理解作者的这种书写呢?作者就是个年轻人,他的这种书写向我们传达了怎样的心声呢?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我们的青年“既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又有丰富多彩、朝气蓬勃的精神生活”,他们生活在灿烂的社会主义阳光下,不会有塞林格或凯鲁亚克所说的那些问题。“如果有个别青少年分不清两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界限,不珍惜祖国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竟也去盲目崇拜或模仿霍尔顿的思想、举止和言行,那自然是十分错误的了”。这段文字出自1983年《麦田里的守望者》首版译者序,1991年重印时,这段文字仍然被保存下来,说明这种判断还是被一些人所认可的。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在社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