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玺璋的博客

 
 
 

日志

 
 

《铁三角》:放出来的,还能收回去…  

2007-10-10 00: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三角》:放出来的,还能收回去吗? 解玺璋 有人说,《铁三角》是一部游戏之作。这么说应该没错,电影本来就是游戏之一种。但这个游戏还另指徐克、林岭东、杜琪峰三位老朋友的合作。他们用所谓接龙的方式,每人一个段落,拼接成一部作品,真可谓天作之合。个性、风格且不说,即使故事本身,不能说滴水不漏,也算得钉是钉,卯是卯,已经很难得了。 故事并不复杂。三个想钱想疯了的男人,一日,忽然得一高人指点,从立法院女厕所的下面,挖出了一个水泥密封的箱子,里面是一具女尸,身上挂一件金肚兜儿。有人开出价来,至少值500万美元。其实,这是一件无价宝,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这时出了点小麻烦,三个男人之一的宝山,其妻与警察王正文有奸情,二人商定要害宝山,却意外地发现了这件珍宝。它是个宝贝,也是个祸害,见到它的人无不贪欲横生。王警察在劫持了宝山的同时,也顺手带走了金肚兜儿。影片在这里突然转向爱情主题,它由那首诗过渡而来:“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汉乐府民歌中的一首,是恋人口中发出的誓言,是一位爱着的女子,在热切地表达爱的决心。
  去有点不可思议。在回去的路上,三个人又碰到了那个曾经给他们指点迷津的“陈福水”,这一次,他们没有让车停下来。是“心魔让人起了贪念,差点铸成大错”,所以要收回心魔。但怎么收?没有说。心魔就是贪欲,它根植于我们的心里,表现在很多方面,绝不仅仅是贪财而已。无论如何,潘多拉的盒子是被打开了,魔鬼也已经放出来了,真像《渔夫与金鱼的故事》所讲的那样,魔鬼还会回到那个瓶子里去吗?我想这只是影片的一厢情愿,人类注定了有此一劫,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将是人类的最后一战,我们真的能够战胜自己吗?我看还不一定呢!

《铁三角》:放出来的,还能收回去吗?

解玺璋

   

它就覆盖在无名女尸的身上,莫中原因此断定她是“自杀殉情”。这是否就是宝山与其妻言归于好的理由呢?说老实话,爱情本身总是带着一定的神秘性。在那场戏中,宝山把金肚兜儿给妻子穿上,伴随着音乐的旋律,他们翩翩起舞。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时刻,这对曾经以死相搏的夫妻,居然在与金肚兜儿的神秘会晤中达成了妥协。莫中原与阿辉的出场使得叙事主题再次回到金钱或财富上来,水边小餐馆的收场戏把影片推向高潮,三次灭灯,构成三个层次,显示出杜琪峰控制场面的超强能力。 影片有三个片段拍得极妙,一个是三人得到宝贝后,推着箱子在公路上跑,两次甩掉追赶他们的警察,透露出一种喜剧的幽默风格;其二就是宝山与妻子那段美妙的舞蹈,恰如天外飞来的绝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其三则是小餐馆的枪战,别致而又聪慧,打得格外的俏。有意思的是,这三个段落恰好分别出自三位导演,错落有致,别有一番味道。 故事结束得有点意外,不是出人意料的那种意外,而是心有不甘的那种意外。三个人忽然全都幡然醒悟,超然物外,争来夺去的金肚兜儿,也成了勾引别人争斗的诱饵,最后是老警察用老莫的枪,结果了王警察的性命,看上

    有人说,《铁三角》是一部游戏之作。这么说应该没错,电影本来就是游戏之一种。但这个游戏还另指徐克、林岭东、杜琪峰三位老朋友的合作。他们用所谓接龙的方式,每人一个段落,拼接成一部作品,真可谓天作之合。个性、风格且不说,即使故事本身,不能说滴水不漏,也算得钉是钉,卯是卯,已经很难得了。

 

    故事并不复杂。三个想钱想疯了的男人,一日,忽然得一高人指点,从立法院女厕所的下面,挖出了一个水泥密封的箱子,里面是一具女尸,身上挂一件金肚兜儿。有人开出价来,至少值500万美元。其实,这是一件无价宝,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这时出了点小麻烦,三个男人之一的宝山,其妻与警察王正文有奸情,二人商定要害宝山,却意外地发现了这件珍宝。它是个宝贝,也是个祸害,见到它的人无不贪欲横生。王警察在劫持了宝山的同时,也顺手带走了金肚兜儿。影片在这里突然转向爱情主题,它由那首诗过渡而来:“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是汉乐府民歌中的一首,是恋人口中发出的誓言,是一位爱着的女子,在热切地表达爱的决心。它就覆盖在无名女尸的身上,莫中原因此断定她是“自杀殉情”。这是否就是宝山与其妻言归于好的理由呢?说老实话,爱情本身总是带着一定的神秘性。在那场戏中,宝山把金肚兜儿给妻子穿上,伴随着音乐的旋律,他们翩翩起舞。这是一个十分诡异的时刻,这对曾经以死相搏的夫妻,居然在与金肚兜儿的神秘会晤中达成了妥协。莫中原与阿辉的出场使得叙事主题再次回到金钱或财富上来,水边小餐馆的收场戏把影片推向高潮,三次灭灯,构成三个层次,显示出杜琪峰控制场面的超强能力。

 

    影片有三个片段拍得极妙,一个是三人得到宝贝后,推着箱子在公路上跑,两次甩掉追赶他们的警察,透露出一种喜剧的幽默风格;其二就是宝山与妻子那段美妙的舞蹈,恰如天外飞来的绝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其三则是小餐馆的枪战,别致而又聪慧,打得格外的俏。有意思的是,这三个段落恰好分别出自三位导演,错落有致,别有一番味道。

 

    故事结束得有点意外,不是出人意料的那种意外,而是心有不甘的那种意外。三个人忽然全都幡然醒悟,超然物外,争来夺去的金肚兜儿,也成了勾引别人争斗的诱饵,最后是老警察用老莫的枪,结果了王警察的性命,看上去有点不可思议。在回去的路上,三个人又碰到了那个曾经给他们指点迷津的“陈福水”,这一次,他们没有让车停下来。是“心魔让人起了贪念,差点铸成大错”,所以要收回心魔。但怎么收?没有说。心魔就是贪欲,它根植于我们的心里,表现在很多方面,绝不仅仅是贪财而已。无论如何,潘多拉的盒子是被打开了,魔鬼也已经放出来了,真像《渔夫与金鱼的故事》所讲的那样,魔鬼还会回到那个瓶子里去吗?我想这只是影片的一厢情愿,人类注定了有此一劫,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将是人类的最后一战,我们真的能够战胜自己吗?我看还不一定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